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刘巧玲:二姐
    刘巧玲:二姐
    • 作者:刘巧玲 更新时间:2020-10-16 04:00:33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552


    二姐比我大三岁,家里排行老三,标准的美人,白皮肤,国字脸,一双水汪汪的大花眼,闪烁着灵气,唯一的缺点是个子太小。

    20世纪70年代初,父母靠挣工分养家。家里孩子多,哥和大姐都上学,二姐要照顾我和小妹,九岁了不得入学。小妹只有一岁多,吃不饱,总闹。一闹,二姐就用大被子一裹,背着她,一边干活,一边哼歌,哄她入睡。低低的个子,臃肿的被子,举步维艰,可她从不埋怨,也不生气,每天起早贪黑:喂牲口,做家务,煮饭、劈柴……

    我一直怀疑,二姐长不高的原因可能与她从小干繁重的体力劳动活,背小妹有关,要不怎么我们姐妹几个都高个子,唯有她长得那么矮呢!

    等我入学了,她才上学。怕和我一班遭人笑话,就报的高一级。勤奋,刻苦,课她能跟上,老师很喜欢,让她当班长,她很负责,班级管理的井然有序。

    记得一年夏天,队里碾麦子,很多孩子都在麦草垛里捉迷藏、翻跟头玩,我经不住诱惑,就偷偷地遛去凑热闹。家里分了新麦子,正晒着,邻家的鸡不停地来啄食。二姐一个人忙不过来,就喊我帮忙。我们一群小孩玩的正嗨,哪听她的话。她拉我,我就耍赖,蹲在地上,撅着屁股,不肯走,她一不留神,我撒腿就跑。她追我,我就捡起一个瓦块,朝她扔去,没想到,瓦块不偏不倚,锋利的角正好打在她的背上,鲜血直流,疼的她嚎啕大哭。至今,背上还留下母指大的疤痕,令我内疚不已。

    做了坏事,自知理亏,我只好乖乖地跟在她后面回家。简单处理后,二姐顾不得疼,又忙着做午饭,我就躲在后屋玩。父母上工回来了,看到二姐的背上的伤疤,心疼。脾气暴躁的父亲很生气,非要给我点颜色看看才行。二姐拉着父亲的胳膊,死活不让父亲打我,她哭着向父亲哀求:“是我不好,没躲过,不怪妹妹,别打她。” 藏在屋里的我,听到了二姐说的话,很惭愧,便主动出来,认错,请求父亲责罚。父亲只是狠狠地瞪了我几眼,没舍得打我,这事就过去了。父亲更爱二姐了,常夸她能干,靠谱,懂容人。并嘱咐我,好好向她学习,以后,二姐的话我言听计从。

    二姐读初二,我读初一。为了省钱,我们在校外租房住。那时我是最幸福的,每天除了上课,什么活也不干,什么心也不操。二姐则忙前忙后提水、劈柴、擀面,洗锅……我的脸都是她每天帮我洗的,她把毛巾在热水里浸湿,给我擦手、擦脸蛋、擦眼睛、洗脖子,然后抹香香,梳辫子。不厌其烦,还常说:“要把妹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她的放纵和包容,也滋养了我的坏习气,老大了不会做家务,不会照顾自己。

    记得一个周末,放学回家,大姐让我学洗衣服。我把衣服泡在河里,就去玩。疯够了,拎起湿衣服回家,天真的认为水把衣服冲干净了。大姐晒衣服时,发现衣服没洗净,生气地把衣服都摔地上,命令我重洗。我很委屈,不愿去,就跑到一边哭。那时,哭是最好的防身武器,很管用。

    在家忙乎的二姐听到了哭声,连忙跑出来,帮我擦泪,然后陪我一道去河坝,耐心地给我讲洗衣服的要绝。在二姐的示范下,我第一次学会了洗衣服。我感激二姐的陪伴、包容和厚爱,并发誓,长大了一定要报她一个暖。

    好景不长,初二的暑假,大姐的手伤了,需要照顾。二姐自告奋勇去侍候,从此她辍学了。班主任知道她爱学习,觉得她放弃学业可惜了,几次三番家访,劝她返校。倔强的她理解父母的苦衷,死活不去学校。美美地大哭了一场后,就该干啥干啥了。

    后来,她去木器厂上班。一把好劳力,锯、拉、装木头,样样都在行。她挣的工分和男同志一样多,加上人长得漂亮,受很多男孩的追捧和垂青。二姐顾不得谈婚论嫁,她要照顾家,她把赚来的钱,给家里买回满满一大麻袋米,确保一家七口吃;她省吃俭用,给家里买回了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让家里早早拥有“三转一响”四大件;还供我和妹妹读书……家里因能干的二姐风生水起,令很多人羡慕不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很多外地人闻讯,上门给她保媒,她死活不同意,哥在外上班,大姐远嫁了,她要照顾父母,于是选择与本村一位敦厚的小伙完婚。

    婚后的日子捉肩见肘,结婚不久便分家了,她俩搬进了茅草房。好在姐夫能吃苦,二姐会经营,没几年就翻了身:盖了新房子,买了新家具,新拖拉机。有空了,二姐就回娘家看看,帮助二老做家务,解忧愁,有二姐陪伴,我们在外都很放心。

    没几年,她添了一双儿女,凑成一个好字。偏僻的农村,孩子上学是大问题,复式班不说,六年级了,孩子还没有接触过英语,二姐心急如焚。

    知道二姐的心思,工作后,我就主动把两个孩子接到身边,还二姐一个人情,了却多年的心愿。

    两个孩子很懂事,相继都考上了大学,如今都参加了工作。他们把二姐接到身边,让她含饴弄孙,颐享天年。衷心地祝福一生操劳的二姐身体健康,吉祥顺意!


      刘巧玲,一位文学爱好者,作品多见于《中国乡村》《首都文学》《中国文化报》《江山文学》《荷塘月色》《越南西贡解放军日报》《陕西文化网》《陕西农民报》《文化艺术报》《西安银川头条》《九天日报》《沧州晚报》《天门日报》《延河》《秦岭文学》《宝鸡日报副刊》《西部文学》《宝鸡散文家》等。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