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王继怀:又见木菊花
    王继怀:又见木菊花
    • 作者:王继怀 更新时间:2020-11-02 09:06:52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241

     

      近日在郊区偶见木菊花,立即勾起了我关于木菊花的记忆,使我想起儿时在外公家生活的那段难忘的时光,想起外公家的木菊花。

       外公家与我老家的村是隔壁村,在大山深处的漂溪界。这里山连山,山叠山,近山连远山,远山之外还是山,一眼望去,周围尽是连绵起伏数不尽的山峰。周围几公里,在群山之中,在郁郁葱葱的林海里,就一栋小木屋,那就是我外公家,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总觉得它像个世外桃源。

       外公家的房前屋后和院子菜园都有木菊树。我住在外公家的那段时光,正是木菊花盛开的时候,满树鲜花,红的、紫的、白的,一朵朵、一簇簇,随风吹来,沁人心腑的芳香,令人心旷神怡,闻香观色,煞是好看,美丽极了。

       木菊花,学名叫木槿花,不仅供人观赏,还能入药,亦可食用,营养价值极高。记忆中,外婆常把外公摘回的木菊花与荷包蛋一起煮成汤,特别清香,格外好吃,花蕾吃起来很清脆,完全绽放的花吃起来有点滑爽,那种味道现在还让我回味。

       知道我特别喜欢木菊花,从外公家回来后,那年秋天,父亲在我们家房前屋后和路边也插了很多木菊枝,没想到第二年就开花了。

       母亲也从外婆那里学到厨艺,给我们做木菊花荷包蛋汤,每次吃我们三兄妹都特别开心。

       关于木菊花,早在《诗经》中就有记载,木槿花味甘性凉,食之可清热利湿凉血,排毒养颜。唐代大诗人李白亦有诗云:“犹不如槿花,婵娟玉阶侧。”白居易也赋诗赞咏木槿:“风露飒已冷,天色亦黄昏。中庭有槿花,荣落同一晨。”元朝舒頔称赞木槿:“亭亭映清池,风动亦绰约。仿佛芙蓉花,依稀木芍药。”可与牡丹、芙蓉花相媲美。

       关于木菊花,外公还给我讲过一个他也是听来的故事。说很久以前,在一座大山里生长着三棵茂盛的木菊树,每年都会开很多很鲜艳的花,美丽如画,景色怡人,但有一天山里的几只凶兽发现了这美景,就想把木菊树占为己有,当地村民就与凶兽开始了木菊争夺战。在争夺中,凶兽把木菊树毁了,然后离开了大山。村民把被毁的木菊树重新种植到土壤中,木菊树竟复活了,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年开出的花更美丽鲜艳。

       外公讲完故事后对我说:“你这个小男子汉也要懂得向木菊学习,要敢于面对困难,学会坚强,让自己更好的成长。”

       儿时的我听外公说这些时,似懂非懂,但听得很认真,还不时点点头。

       还有一次,那是一个午后,从地里干活回来的外公在树下乘凉时考我说:“木菊花夜晚会开吗?”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会”。

       外公说:“小男子汉你答错了。木菊花一般都是早上开,太阳落下时枯萎,夜晚一般不开花。原因就是要积蓄力量,让第二天要开的花开得更美丽。”

       他接着说:“其实我们也应该向木菊花学习,要学会积累,懂得厚积薄发,不要耍花架子,有付出,才会有收获。”

       外公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但外公关于木菊花的故事和人生哲理,我却一直铭记在心,也让我很受益。

       记得那年高三,因为家里穷,哥哥和妹妹也都在上学,家里实在拿不出我们的学费,如何解决眼前的困难,我想起了外公关于木菊花的故事。

       在经过两天两晚的苦苦思索后,我做出决定,去沿海打工为自己赚取学费。

       那年那个下着暴雨的夜晚,暴雨汇成的水流在印满牛蹄印的崎岖山路上击起泡沫和水花,整个天空,都是炸雷的声响,震得人耳朵发麻。我怀揣着父亲从亲戚那里借来的路费,顶着暴雨,走了40多里山路来到临县的润溪镇,跟着老乡挤上了南下的绿皮火车。

       在工地上,我每天和灰、筛沙、挑砖头、扛水泥,甚至打混凝土、抬预制板。幸好我从小就干农活,能够下力气。为多赚点钱,我经常加班。长期的劳累,让我的手上长满了血泡。

       尽管如此,每天晚上,累得精疲力竭的我依然坚持在老乡们打扑克、玩麻将的吆喊声里看书,纵然时常遭到一些人的讥讽,说我在做不切实际的梦。

       在工地上干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后,我去了一家鞋厂。在鞋厂,我从流水线干到领班,再到车间主任,月薪也从几百元提到几千元。然而上大学一直是我心灵上空不落的太阳,不灭的理想。干了差不多一年的时候,我把辞职书交给了部门经理。

       在那个让人留恋的秋天,我回到家乡,回到久违的校园,再次开始了我的学习生活。在班上,我近乎疯狂地学习,班主任都担心我是否吃得消。

       有耕耘,就有收获。那年九月,我终于用自己赚来的学费让自己走进了大学的校园。

       有人说,童年活在心中,不管想不想它,绝不会弃离自己,它属于自己的天地,随时可以全身心地融入它的境界。在城里工作,因工作忙,很少回家乡看看,自然也很少去漂溪界,但童年生活在漂溪界的那段时光却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时常涌上心头,让我时常想起外公家的木菊花。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