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王剑武:淹没栏杆
    王剑武:淹没栏杆
    • 作者:王剑武 更新时间:2020-11-12 09:39:0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6504


    一 “宋学”研究

    南州市高一新生开学不久,一个叫“妈妈群”的家长微信群就有了一个新的研究专题:研究南州市教育局领导和四大名校校长的癖好。

    群主江岚岚从儿子胡鹏上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辞去了医生工作,做了全职妈妈。由于家里请了全职保姆,江岚岚其实没什么家务活,但每天一点儿也没闲着。她虽然不算胖,却长期痴迷减肥。最近江岚岚更加忙碌了,因为她是南州市四大名校“妈妈群”的群主。

    号称四大名校“妈妈群”,其实群里也就四十八位妈妈。这个群是江岚岚在儿子胡鹏到南州中学初一1班报到时建起来的,如今已经三年多了。当初,江岚岚只是拉了几个比较熟的妈妈交流减肥和美容的经验,后来人员逐渐增多,不过群里最活跃的也就那么十几位全职妈妈,其他人都是一阵儿一阵儿地说话。但后来妈妈们觉得这个群很有意思,也能解决问题,于是活跃度越来越高,最后全班的妈妈都加了进来。所以,当初的“妈妈群”只是南州中学初一1班的班级家长群,而且是妈妈们的玩乐群。

    但说是玩乐群也不准确,因为这个“妈妈群”逐渐发展得功能十分强大,从美容减肥到炒股理财,从查老公私房钱到防孩子谈恋爱,从更年期到青春期,从失眠症到老年痴呆,上下三代人,吃喝拉撒睡,几乎无所不研究。

    由于这个“妈妈群”信息量大,群主又领导有方,每个妈妈都获益匪浅。三年后,孩子们在南州中学初中毕业,分别到南州的四大名校就读高中,妈妈们成了不同学校的家长。按理说,这个“妈妈群”已经完成使命,群主江岚岚解散该群就万事大吉。即便不解散,这种群也将沉入海底,经年无人说话,成为僵尸群。

    但江岚岚的“妈妈群”却不同寻常。

    班级解散,但几乎所有妈妈都不退群。非但不退群,经过中考后那个暑假的短期沉寂,高中一开学群里发言活跃度丝毫不减,甚至比初中阶段更为活跃。妈妈们感到如今的“校际”交流比原来的班级内部交流强大太多了。当然,这个群还有一个难得一遇的群主——江岚岚。

    孩子们都毕业了,已经没啥交集的妈妈们咋就觉得信息交流更重要了呢?

    以给老师“塞红包”为例,据说高中阶段有了很大变化。如果不及时交流总结,接下来和高中老师的沟通恐怕会不太顺畅。孩子们刚到高中报到,妈妈们却和老师的沟通出了问题,那可不得了!

    初中时代,妈妈们只是研究班主任和任课老师每个人的脾气秉性就够了,至于研究这些用处是啥,大家都心知肚明,各取所需就好。

    现在可不一样了,四大名校老师们的风格不尽相同,红包塞不好照样翻车。

    比如,胡鹏初中有个同学叫李萌萌,高中考到位于南区的玉华中学,玉华中学是南州市四大名校之一。玉华高一新生入学考试排出年级大榜,李萌萌排在第129名,回家就打蔫儿了。萌萌妈压力骤增,问江岚岚该咋办。

    江岚岚是个有担当的群主,不仅办法多,而其豪爽仗义,擅长帮人排忧解难。初中三年走过来,群主江岚岚成了妈妈们的主心骨。面对李萌萌这个局面,江岚岚的看法是首先不能影响班主任对孩子的重视程度,要先和班主任沟通好,然后再和科任老师,尤其是主科老师一一沟通,同时做好孩子心理工作,绝不能开局不利。这其中班主任的印象建立至关重要。

    分析到这儿,萌萌妈明白了,立即行动。

    第二天萌萌妈到了玉华,在学校接待室和班主任赵老师进行了简短而又深入的交谈。人到中年的赵老师看上去就让人感到踏实,令人信赖。赵老师说:“新生入学考试就是个摸底,对新生也是高中敬畏教育,你们家长别太当回事儿。”萌萌妈想,高中老师就是有水平,三言两语化忐忑为心安。临别之际,她把红包大大方方夹到赵老师面前的笔记本里,只道声辛苦,话不多说。赵老师并没有客气,而是拿出红包边递回来边笑着说:“哎呀,您太客气了,我们这儿可有这个。”赵老师说着右手食指往上指了指,并不抬头,眼睛始终看着萌萌妈,目光亲切但不失坚定。萌萌妈塞红包从没有遇过这种情形,看赵老师做这个手往上指的动作就明白了,觉得再坚持也不合适,就讪讪收回红包,然后说:“知道老师很忙,改日请老师吃个饭,还请赏光。”

    萌萌妈回家后满是挫败感,第一时间告诉江岚岚翻车了。江岚岚也觉得有些蹊跷,“上面的事儿”以前倒是没大想过。看来场合确实重要,还是把老师约出来妥当些。

    但李萌萌那位在国企做销售总监的爸爸表示,现在除了生意上迫不得已,哪还有人愿意出来吃饭?再说最近晚上也实在难抽时间。于是,不服气的萌萌爸第二天上午给赵老师打了电话,说下午想到学校拜访老师。赵老师当然知道什么意思,就说:“李萌萌的情况昨天已经和您太太交流过了,您还有什么事儿电话里说呗。”

    萌萌爸连约赵老师几次都没去成玉华中学。

    后来还是经朋友牵线,萌萌爸总算是到学校见了赵老师一面。但说来尴尬,就差点儿在卫生间把红包塞给老师了。

    原来,萌萌爸进了校门,在前往学校接待室的路上就看清了地形,确定一处“上面没事儿”。结果谈话结束正赶上学生下课,赵老师送他出来时,走廊里到处都是学生,萌萌爸事先看好的走廊拐角处也都是学生,一点机会都没有。于是萌萌爸只好说“赵老师请留步吧”。萌萌爸和赵老师道别后,左转进了卫生间,这时赵老师也进来方便,两个中年男人隔着几个隔板点了点头。撒完尿,萌萌爸觉得此刻机不可失,但转念一想在卫生间塞红包太猥琐,于是欲言又止,讪讪作罢。

    其实,赵老师早已看出萌萌爸的意思。在盥洗池两人洗手的功夫,赵老师说:“李总,我知道你很忙,等你有空了,咱们吃个饭吧,你买单。” 李总监如释重负,忙说“好啊好啊”,说着赶紧掏出红包,还没等他张嘴,赵老师话都没说,先是摆摆手,然后还是那个动作,食指往上指了指。李总监即刻蒙了:不能够啊,难道玉华中学卫生间都安装了摄像头?

    他觉得恐怕遇到高人了。

    饭局很快就张罗了。九月下旬的一个周末,在五星级的南州酒店,赵老师携太太应邀赴宴,两对夫妻四个人不算酒消费了三千多。赵老师很实在,酒量也大,和李总监均喝两瓶茅台啥事没有,依然保持绝对清醒,清醒的证据就是购物卡说啥也不收。李总监啥场面没见过?不过近几年酒量有所下降,今晚喝了一瓶茅台就有些说话随意,不像赵老师那般清醒。他见赵老师执意不收购物卡,就说:“赵老师啊,这只是我们的一点点心意,不多不多,也就两三瓶茅台的钱而已嘛。”赵老师说:“钱和卡我是不会收的,这是我的底线。李总,你若是觉得今晚钱花的没到位,你把这卡里的钱折成茅台我就没意见了。开玩笑开玩笑。”说完哈哈一笑。

    第二天,萌萌妈就在“妈妈群”通过私聊打探到赵老师家的小区地址。隔了几天,李总监的司机用装苹果的纸皮箱装了整整两箱共12瓶53度飞天茅台,用胶带纸封好,在纸箱外面用记号大头笔写了赵老师家的门牌号,并写好“赵丹守”三个字,送到赵老师家小区门厅。然后,李总监给赵老师发了一条微信:

    赵老师,按您指示,我们把心意折成两箱苹果,现已送至你家小区门厅,请笑纳!萌萌爸李铭白。

    晚上九点刚过,李铭白收到赵老师的微信:

    铭白兄,“苹果”收到,太客气了,多谢!玉华中学赵丹守。

    李铭白把手机递给萌萌妈看,说赵老师回信息了,看到引号了吗?赵老师果然是高人。夫妻俩相视一笑。

    “妈妈群”这一类事情,最后大多数都会集中到群主江岚岚这里,使江岚岚拥有大量信息。而且妈妈们都是和群主小窗私聊,单线联系,彼此绝缘,互不交叉,因为只有江岚岚才深得姐妹们信任。每次妈妈们遇到难题,江岚岚一定是排忧解惑的最佳人选。她的特点是既能主事担当,又能守口如瓶。

    就赵老师这件事,江岚岚很快在“妈妈群”收集信息,研判案例,发现玉华中学不收购物卡的老师还真不止赵老师一位。四大名校中,好几位玉华和二高的家长都有类似的碰壁经历。但北区的两所,似乎没有家长遇到类似情形。

    就这样,高一开学刚刚一个月,“妈妈群”很快集合高中时期新问题,形成五大研讨课题。其中第三大课题是四大名校的宋学研究,而列于首位的课题是教育局领导和四大名校校长之屁研究。群里只提供研讨专题,具体研讨内容一概私聊。

    原来,江岚岚考虑到微信群的私密度很低,在拟定研讨课题时措辞从来都用隐语,而且不加引号。比如第三个课题中的“宋”字同“送”,“宋学研究”就是“送”的学问研究;第一大课题中的“屁”同“癖好”的癖,“屁研究”就是癖好研究。

    所有这些,群内成员彼此心知肚明就好,一旦传出去也没关系:宋学研究,高端大气;屁研究,俗气搞笑。至于那些具体研讨内容一概私聊,不在群里公开涉及。总之,任何时候不会授人以柄。

    据说,第三大课题“宋学研究”现已初步结题,大致如下:

    (1)现象:四大名校中,南区的玉华中学、南州二高,老师们对收购物卡之类比较拘谨,有的半推半就,有的干脆不收。北区的南州中学、紫山中学,老师们很是放得开,对购物卡之类豪爽笑纳。

    (2)现象研究:南区——原属于工业区,南州1978年建立经济特区时第一声开山炮在此打响,全国各地的技术精英兼具胆识者纷纷前来参与特区的开发和建设,南区的中小学校大多是那时建立的工业区子弟学校,老师也同样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教师。这些老师的文凭、资历等硬件通过门槛后,还要经历双淘汰,也就是要过学生评教和期末学科均分排名这两关,这两关都挺过来的,才能端稳特区教师这个饭碗,拿到比内地教师高出10倍左右的工资,工资中一半还是港币,八十年代港币比人民币还值钱。如今,这批教师虽已老去,纷纷退休,但清高的传承似乎还在,而“塞红包”这种方式对于端着那股子清高劲儿的知识分子来说显得太直白。不管怎么说,反正在南区给老师塞红包有点底气不足,缺少把握。

    北区——学校大多建立于2000年之后南州快速扩容时期,学校的膨胀速度和南州的膨胀速度几乎同步,大批拥有高级职称的内地中年教师蜂拥而至,他们一是练就了高超的应试本领,二是带来了一些内地司空见惯的风俗习惯。红包在他们看来那就是小菜一碟,不仅直接笑纳,而且大家私下经常报个数比比红包大小,谁也不避讳谁。

    (3)应对策略:在南区要想和老师们沟通顺畅,需要开动脑筋,多想办法。

    二 “屁”研究

    “妈妈群”显然成为江岚岚的杰作。三家人每次聚餐,江岚岚和庄建秋、李彬这两个老师聊天,除了聊儿子胡鹏,几乎都在说她的“妈妈群”。

    三家人是多年的朋友关系。李彬是南州中学初中部的数学老师,庄建秋在后海中学教高中语文,两人都在南州市教师圈子里有相当大的名气。按江岚岚的说法,她家胡鹏有三个爹,除了老胡那个“生物爹”,还有“初中爹”李彬和“高中爹”庄建秋。

    庄建秋和李彬是江岚岚老公胡游夏的大学同学。胡游夏十几年前办了教育机构“优则仕”,生意是越做越大,全国很多城市都有了“优则仕”的分支机构。南州就更不用说了,小学和初中的孩子们放学之后,来“优则仕”上课的比回家的还多。高中生平时没时间,到了周末便蜂拥而至。

    按江岚岚的说法,死老胡这些年钱是没少赚,可净忙乎别人家孩子了,从来不过问胡鹏的学习,胡鹏全靠李彬和庄建秋初高中一条龙保驾护航。若不是李彬和庄建秋从初中到高中全程负责,胡鹏很难考入四大名校顶尖的南州中学高中部,并在新生入学考试中名列年级前五。老胡最近在外面总说“优则仕”走到今天,没有一个专业的老板是不可能的。接着必提胡鹏,说他儿子现在这么优秀,是他爹塑造的“优则仕”样板。不要脸的老胡!

    但江岚岚最常提起的还是她的“妈妈群”。每当江岚岚说起学校那档子事儿,庄建秋和李彬都听得一愣一愣的,总感觉她在虚乎夸张。

    有一次,几家人又聚在一起吃饭,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的胡老板照例缺席,胡鹏等几个孩子照例吃完先撤。席间,江岚岚聊到四大名校校长的癖好,也就是“妈妈群”列于首位的“屁研究”专题,说得神乎其神。

    李彬就插话说:“那你说说我们南州中学初中部金校长有什么癖好?”江岚岚脱口而出:“你们金校长打羽毛球左手持拍,擅长前场封网。他还是打牌高手,一旦输了你可倒霉了,陪打到天亮都是常事儿。”李彬点头服气,连连称是。

    庄建秋说:“偷换概念,这算什么癖好?左撇子打球,牌技高明,这些特点对于你们家长来说不用研究,随便都可以知道。你这个算忽悠。”

    江岚岚说:“庄哥,这你就不懂了。这些信息是谁都可以知道,但怎么利用可大有学问。南州中学金校长那么牛,一届家长上千人,能有几个和金校长交朋友的?除了市里领导,只有两类人可能做到。” 李彬问:“哪两类人?” 江岚岚眉飞色舞地说:“那还用说,羽毛球后场控球高手和牌场上的牌油子呗,但这两种人能不能成为朋友,还要看金校长的心情。”李彬连说“没错没错”又问,“什么叫牌油子?”“牌油子就是不仅牌技要高,让金校长打上劲儿,还要会让牌,还不能让金校长看出来是让牌。”

    庄建秋听她说得挺玄乎,就问:“那你说说我们后海中学毕校长有什么癖好?不准偷换概念哈。”

    庄建秋想的是后海中学不在四大名校之列,仅是南区重点,胡鹏这些孩子在南州中学读完初中,根本不屑于来后海中学读高中,后海中学和江岚岚她们这些妈妈也就没什么交集。所以,庄建秋故意问了一个超出“妈妈群”研究范围的问题。

    令庄建秋没想到是江岚岚信心满满,说“庄哥你稍等”。聊天之际不到半个小时,信息来了,说是后海中学毕校长只抽芙蓉王,烟瘾很大,在开会及宴会等公众场合无法吸烟时,半小时后,毕校长必有一个习惯动作: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掩住鼻孔,闭着眼睛搓几下手指,然后很快一嗅一吸,反复几次,接下来每隔五分钟就会重复此动作。江岚岚说着还给庄建秋看了她闺蜜转发的后海中学一位妈妈的信息截屏。庄建秋看到后面还有一句话:岚岚姐,这可是咱群第一大课题,我作业完成的咋样?接着连发三个捂嘴笑表情。

    庄建秋说:“净扯!这种细节也知道?” 江岚岚呵呵一笑说:“还有更夸张的呢,你再往下看看。” 庄建秋看到下面还有一条截屏:“毕校长喜留指甲,右手两个手指被烟熏得焦黄,食指最黄,中指略淡。”

    庄建秋简直就要嗤之以鼻了,说:“我们毕校长烟瘾是挺大,可这位妈妈真够闲的,开始编故事了。再说她关注这些有意义吗?” 江岚岚说:“我也不知真假,不过我闺蜜说,她这个朋友老公和你们毕校长关系不一般,两家经常一起吃饭。庄哥,你想验证也不难,下次你们学校开会你注意观察一下,兴许就是那么回事,让你知道我们妈妈群的厉害。”

    庄建秋说:“我哪有闲工夫验证这个?”

    这时,李彬端着一杯啤酒走过来嘟哝着:“赶紧滴,庄哥和岚岚,咱仨再干一杯”说完一扬脖,杯底朝上了。李彬独自把一杯啤酒喝完,还没等庄建秋和江岚岚做出反应,就扬长而去,继续“胁迫”另外几位在座的朋友倾听他唠叨教学故事。庄建秋笑着和江岚岚说:“你看,李彬又来状态了!”

    第二天,庄建秋语文早读连着上午一二节语文课,下课回到办公室喝着茶打开手机,看到学校办公室微信通知:下午4点55分开教研会。

    对开会一向无感的庄建秋突然想起昨天截屏上的描述,竟然提前五分钟来到会议室。从来都是挨着门坐,会议结束第一时间抬屁股走人的庄建秋,这次一反常态坐在毕校长习惯位置的斜对面。庄建秋觉得自己咋这么无聊,四五十岁的人了,哪来这般好奇心?

    会议开始,照例还是教务主任布置这次段考工作,临了来了一句:“老师们监考不要带手机和书刊,要像庄建秋老师那样一心一意专注监考。” 接下来蔡副校长小结近期工作,提出下一步工作要求。按后海中学惯例,每位领导讲话不得超过20分钟。

    庄建秋记得“半小时后,毕校长必有一个习惯动作”这话,竟然掐着时间,二十多分钟后时不时地看手表,弄得坐在对面的毕校长以为他有急事儿,和他低语道:“老庄,你有急事就先撤,回头我让办公室小杨把会议记录送过去给你看看就行了。” 庄建秋连连摆手,压低声音说“没事儿没事儿”。又过了几分钟刚好半小时,只见毕校长抬起右手,没错不是左手是右手,接着把食指和中指微微合拢放在鼻孔之上,搓了三四下,片刻闭上眼一嗅一吸,反复几次,动作连贯,整个过程其实不过十几秒,不是刻意留心绝不会发现。

    大约五分钟后,蔡副校长讲话结束时,毕校长又做了一次这个动作,庄建秋看到毕校长的指甲确实挺长,食指焦黄,中指略微淡一点儿。

    庄建秋暗自叹服:简直绝了……

    多年来,庄建秋练就了一种特殊本领,只要开会就放空大脑,什么都不听,什么都不想,真正做到置若罔闻、呆若木鸡。久而久之,他反倒喜欢开会了,反正这个时间不用做任何事,也不会有任何人打扰。他感到只有开会或监考时他才能放下一切繁杂,修养身心,类似打坐冥想。

    后海中学的老师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啥事儿都不以为然的庄建秋,为何偏偏大小会议从不缺席,而大小监考又主动报名?且从来不看手机、不批作业、危襟正坐、一丝不苟,常常成为领导表扬对象。

    开会和监考,这可是两项最难以让老师忍受的事情啊。

    但这次庄建秋却没有放空大脑,看了毕校长的隐秘动作之后,他一直在认真思考一个问题:这些妈妈咋这么神呢?她们为啥连这种细节都不放过?

    百事无感的庄建秋来了好奇心。

    这时毕校长讲话完毕,延续他一贯的风格,提纲挈领、直言关键,刚好10分钟,期间毕校长恰好做了两次嗅手指动作,最后那次嗅完,讲话即告结束。一点儿没错,确实是“每隔五分钟”。

    回到办公室,庄建秋给江岚岚发了一条五个字的微信:屁已验证。绝!

    江岚岚不久回复:了解这种“屁”纯属好玩儿,实际作用不大,但观察力不可不练。哈哈,你知道“妈妈群”的厉害了吧?

    三 拓展研究

    转眼到了11月份,庄建秋遇到一个棘手问题:他是否递交材料参评特级教师。

    昨天,庄建秋在走廊遇到毕校长,毕校长特意和他说起这次晋升特级教师的事,说后海中学这次参评特级可以有两个名额,但实力不够也可能一个不批。毕校长还说:“老庄啊,这次咱们学校可不能浪费大好机会呀。” 暗示他不要错过,抓紧递交参评资料。

    按理说,无论教学水平、教学成绩,还是教研成果,庄建秋的实力绝对够参评特教。但他知道,后海中学可是藏龙卧虎,和他资历相仿、实力相当的可不止两人,这么一争可就没意思了。

    庄建秋的秉性,往好听说叫淡泊名利,实在一点说就是息事宁人、不思进取。凡是有一点需要人为努力方可达成的事情,他都消极对待,一无所获。事后,他都以乐得逍遥的态度麻醉自己那颗与世沉浮的心。

    说实话,来到南州十几年,庄建秋觉得自己没做出什么成绩,无非就是上课受欢迎,每学期学生评教分数始终靠前,还在专业期刊上发了几篇文章。不过这些发表在专业期刊上的所谓文章,都是在高三阶段关于应对高考的什么策略什么方法,应景不说,纯属扯淡,根本没有任何学术价值。要说教研,庄建秋觉得还是自己30多岁在东北时发表的一些文章比较有含金量,年纪轻轻就得到省教研员的赏识,也是凭借这一点在省重点高中显得出类拔萃。

    可现在呢?心性磨平了不说,岭南这个地方炎热不太适合养生,南州这个城市节奏又快,但学校的机制中似乎缺少激发奋进的因子,一切都是那么四平八稳,令人恹恹欲睡。庄建秋觉得自己也只是在课堂上才能焕发出一点点激情。

    但话说回来,自己熟知的特教并不少,有的不能说没有水平,而有的不也就那么回事吗?俗话说的好,脸皮薄吃不着,脸皮厚吃个够,矬子里拔大个也该轮到自己了,既然毕校长都表态了,试试也无妨。

    周末正赶上庄建秋48岁生日,例来行事低调的他把朋友们都叫过来热闹一番。于是,几家人周末聚在南州酒店吃358元一位的自助餐。庄建秋觉得自助餐这种方式比围桌更随意,不适合拼酒,但便于聊天。

    席间,江岚岚听说庄建秋要参评特教,随即给人在西安的胡游夏打电话说:“嗨,你的大将要升级了!”然后说了庄建秋准备参评特教的事。老胡让江岚岚把电话给庄建秋,他在电话里说:“建秋啊,你平日就是太佛系了,这回难得啊!要说特教,我看你早就该是特教了。你知道你差哪儿吗?” 不等庄建秋答话,老胡接着说:“你就差一条:寡妇睡觉——上边没人。这个事儿你交给岚岚吧。” 江岚岚挂了电话,和庄建秋说:“庄哥,你容我几天时间,我在妈妈群给你打探打探。”

    有了前段时间的了解,庄建秋倒是不敢再拿“妈妈群”不当干粮。不过他对参评特教并不在状态,也没把江岚岚的话当回事儿。

    可是根本没用等上几天。第二天傍晚,江岚岚就打过来电话,像个专家似的开口就是“妈妈群综合研判”,给庄建秋说了以下三点:

    一是南州的特教人选一旦报上去,省里一般不会有任何问题,只是例行公事,履行听课、座谈等程序而已,所以南州市是关键。市教育局副局长卢道邸主管职称评审。卢道邸副局长有个癖好,迷恋紫砂壶,是南州茶道江湖上有名的“壶痴”。

    二是南州市七位特教评审委员中,除了牵头的卢副局长,路子野和邱常腾两位是关键人物。路子野痴迷买房,和很多地产公司老板交朋友;邱常腾别说癖好,就连爱好也没有,非要说有那就是写论文,不停写不停发表。别人发表论文要贴钱拿版面费,邱常腾却能写论文赚钱,竟然靠出书和外出讲座攒了一辆宝马X5,是个学术界奇葩。

    三是参评容易,要想不做陪跑、修得正果,绝对不能寡妇睡觉!

    庄建秋听了江岚岚这番话就说:“岚岚呀,你可搂着点儿,我评不评特教没啥大不了。” 江岚岚一听就说:“庄哥,你这人就是面!这回拿出点儿进取之心行不?” 接着江岚岚说了至关重要的话,她说:“ 庄哥,实话跟你说吧,卢副局长和路子野那边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的妈妈群里两个好姐妹儿包揽了。只有邱常腾这个书呆子你得自己想办法。我们就怕任啥癖好都没有的人,我们妈妈群管这种人叫没屁眼儿。没屁眼儿,不好搞。”说完哈哈大笑。

    庄建秋见她说的粗俗,也不接话,只说:“你这两个姐妹这么给力呢?卢副局长和路校长的事儿都敢大包大揽?”江岚岚说:“庄哥,这你就别管了。事成之后,你请她们吃饭吧,她们或许对你有事相求。”

    放下电话,庄建秋暗自忖度:江岚岚的“妈妈群”还真有能量。

    庄建秋早有耳闻,卢道邸副局长去年竞争南州市教育局一把手落败后,再有五六年就要退休的他有些心灰意懒。他在书房挂了一副对联,上书“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从此谢绝所有应酬,每天下班后在家里和三五茶友喝茶赏壶,什么石瓢壶、鱼井栏壶、梅报春壶、提壁壶等天下闻名的紫砂壶应有尽有,据说还收藏了一把制壶大师谭泉海亲手制作的《江南春》,市场估价要六七十个。卢副局长虽然不再热衷于官场,但对以茶会友的江湖意兴渐浓,颇具“深夜客来茶当酒”的雅士气象。朋友中谁要是弄到一把好壶,卢副局长一定要先睹为快,良久把玩,爱不释手。

    而路子野呢,庄建秋见过几面,勉强算是认识。路子野是南州市四大名校之一的紫山高中前任校长,全国知名教育家,讲话慢条斯理、头头是道,在紫山中学上上下下享有很高威望。路校长临退休前两年从校长位置上退下来,到南州市职称改革领导小组主持职称评聘日常工作。赋闲后的路校长似乎更加忙碌了,社会交往愈加广泛。南州有几位不大不小的地产公司老板和路校长交往频繁,因为路校长的小舅子是现任市城建局局长。

    庄建秋实在想不出来,江岚岚的“妈妈群”怎么就可以包揽这两个人物呢?

    说到邱常腾,庄建秋就比较熟了。

    2005年庄建秋和邱常腾同时到后海中学应聘。当时后海中学虽然只招聘三位高中语文老师,却收到全国各地四千多份应聘资料,学校雇佣人力,筛选出二十七位发了面试通知。面试者第一关是限时闭卷做一套上海高考题副卷,所谓副卷就是高考题备胎,高考顺利结束之后即解密。由于暑假刚刚开始,高考题尚有热度,副卷根本无人问津,因而具有测试的私密性。经过这一关真刀实枪的比试,二十七人排出名次,按照录取名额的三倍,前九名进入复试。庄建秋排第三名,得分126,邱常腾排名第四,得分118。复试阶段进入综合打分环节,邱常腾是来自河西省的特级教师,综合排名跃居第三。

    庄建秋被淘汰。

    他如释重负,并无太多沮丧之感,反倒觉得终于完成了一项任务。他脚步略显轻快地走出校门,然后左转,沿绿意盎然的人行道前行约三十米后,隐约听到有人在呼喊。庄建秋回头看到学校保安在朝自己所在方向挥手。左顾右盼之后,庄建秋确认真的是在喊自己!

    庄建秋起死回生,被特区录用。

    后来得知,当时已被录用的邱常腾现场提出附带条件,要求后海中学解决他老婆工作问题。那时毕校长还是副校长,负责招聘工作,他一口回绝了邱常腾的“无理”要求。说是无理,因为特区从来不给任何人解决家属问题,于是谈崩。

    庄建秋做为第一替补被紧急召回,体现了特区速度。

    所有这些都是庄建秋到了后海中学之后听老组长说的,做为后海中学招聘小组成员的老组长,平时喜欢嘻嘻哈哈地“爆料”。

    邱常腾后来应聘到南州市教研中心,成为市教研员助理,五年前接班做了市教研员,如今已是正高级教师,成为南州职称评聘小组的主要成员。

    庄建秋常和邱常腾见面,但无深交。究竟怎样套近乎,庄建秋显然不擅长。但他很快递交了参评特教的申请资料,然后却出乎意料地顺利。

    庄建秋所在的后海中学这次递交特教参评材料的老师只有三位,其中一位不知为何,递交后又撤回。既然人员上没有竞争,学校方面乐得省心,公示之后,材料很快送到区里审核。由于全区申报人数还不及预定名额,毫无竞争淘汰之虞,不到一个月上交市里。

    没几天,江岚岚打来电话说:“庄哥你不必和邱常腾联络了,这个人非常听卢副局长的话。卢副局长亲口承诺了,他会给邱常腾打招呼。”

    至于为啥今年参评特教的人数如此之少,“妈妈群”提供的信息让庄建秋恍然大悟。

    去年,位于南区的培人中学一位大名鼎鼎的名师参评特教,“名师”发表在专业期刊的一篇学术论文被举报抄袭。这封实名举报信送到主管职称评审的卢副局长案头,他命邱常腾查证此事。

    邱常腾很内行,他把该篇论文多个语段同时输入百度,一敲回车键,很快找到一篇署名章器的论文,发表在著名专业期刊《中学语文教学质量报告》上,邱常腾拿过两篇文章对比,竟然有十几处整段相同,一字不差,错误的标点符号都一样!显然是复制粘贴所致。《中学语文教学质量报告》这篇论文最后注明,作者章器是杭州某师范学院教师。发表时间上看,章器的论文早于培人中学“名师”的论文整整两年。培人“名师”论文抄袭无疑!

    就这样,邱常腾仅用不到一个小时就查明了情况,打印证据,并向卢副局长汇报。

    卢副局长顾及此事影响不好,下令此事不得外传,保密做得相当不错。但似乎没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江岚岚的“妈妈群”。

    今年,市里发了内部文件,三令五申强调各学校和各区对于特级教师申报要从严把关,坚决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同时取消了培人中学三年内的特教参评资格。后海中学就此事两次上会强调,各校莫不如此。

    这就是为什么今年特教申报人数一下子少了很多的原因。庄建秋想:运气这个东西真是阴差阳错、变幻莫测啊。他撇了撇嘴,脸上闪现出窥视命运之神时才有的那种令人难以揣摩的表情。

    当然,今年的特教绝不是唾手可得。

    不久市里传来消息,今年的特教选送不但不会因为人数少而放宽标准,反而每个参评者都将受到十分严格的审查和考核。

    参评期间,江岚岚在关键的时间节点总会给庄建秋一些建议和指点。比如参评材料送到区里后和谁打招呼;材料到了市里,如何掌握其它区的情况,做到知彼知己;市里评聘小组每次上会的基本情况如何应对等等。这些建议简便实用,富有成效,让庄建秋对江岚岚刮目相看。

    但江岚岚实言相告,这些都是“妈妈群”的功劳,她只是汇总和传达,并说几位相关的姐妹都表示,这次也是借助庄老师的事情拓展了一个全新研究领域。关于职称评审的事情她们原本小白,以后这又多了一条和孩子老师良性互动的有效渠道。

    转眼小半年过去了,到了2018年5月,庄建秋走完参评特教的最后一步:省里的考核小组顺利结束对他的考核。

    放暑假前的7月初,庄建秋接到邱常腾的电话,祝贺他成为岭南省特级教师,并说今年南州市报到省里的人选保持了百分之七十的通过率,略高于往年,但还有百分之三十被淘汰。

    很快,庄建秋收到了顺丰快递的邮件,打开一看是岭南省特级教师证书。他长吁一口气,心里五味杂陈,但就是缺少该有的那份惊喜。

    四  淹没栏杆

    由于减肥的女士们不吃晚餐,暑假期间的一个中午,庄建秋和太太一起,在南州酒店的一间包房宴请“妈妈群”的三位大咖:江岚岚和她的两个闺蜜。

    几位妈妈自然先是祝贺庄建秋成为特教。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聊开了,自然说到卢副局长和路校长。

    个头很高且体态微胖的崔姐有些酒量,心直口快。她先和江岚岚干了一杯,并说感谢群主去年帮她完败小三,如今做房地产的老公可防可控。接着又敬庄建秋说:“庄老师呀,我老公现在和路校长是老铁,前几天他还带路校长去看了他们新开发的一个楼盘,帮路校长选了一套最好的户型。别人可是要排队摇号才能买房的哦!”

    庄建秋知道崔姐说的这个楼盘,在南州火得不得了,一平米13万起步还需要排队摇号。按南州房地产现在这势头,这个楼盘明年恐怕一平米要到15万以上。200平米的期房,还没等拿到钥匙,两年下来就地增值七八百个不是问题。

    另一位被江岚岚称为婉芸的妈妈话语不多,以茶代酒。婉芸形容自己是一个资深被套老股东,还幸亏岚岚姐去年上半年推荐的那只股票,5.2元全力杀进去,进了三百万股,上个月12.8元全部落袋了结,获利两千多个。婉芸说:“今后岚岚姐的事就是我的事,庄老师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卢道邸副局长说话的,尽管提不要客气!最近几个月卢副局长每个星期都到我家的霞鹜庄坐上半天。”

    “霞鹜庄?”见庄建秋一脸懵懂,江岚岚接过话头,道出原委。

    原来,婉芸的老公原是某国有银行南州分行的副行长,几年前被一笔两亿元的贷款牵连,不得不辞去银行的工作,过起了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他开了一家茶庄,取王勃”落霞与孤鹜齐飞”之意,请名家写了“霞鹜庄”的牌匾高悬门楣之上,并渐渐结交了南州上流社会一批爱茶人士,每天品好茶论名壶,好生逍遥,渐渐在南州茶道江湖上有了“庄主”的雅号。

    半年前,因庄建秋参评特教的事情,已在股市大赚的婉芸给老公发了话,于是这位霞鹜庄“庄主”特意托朋友引荐,结识了卢副局长。

    一来因有相同的爱好,二来“庄主”在赏壶的时候亮出了镇店之宝——明代时大彬的紫砂“醴泉壶”。 “醴泉壶”是“庄主”一位收藏家朋友于2010年保利拍卖会上以492万元拍得,三年前被“庄主”收藏,成为“霞鹜庄”镇店之宝。“醴泉壶”现在市场价保守估计在1000个以上。据说卢副局长看到此壶眼睛都直了,目不转睛看了足足三四个小时,最后赞叹道“一睹时大彬真容,此生足矣!”

    卢副局长是个“壶痴”,他不认为眼前只是一柄明代的紫砂壶,而是明代制壶大师时大彬复活在自己的面前!所以他才会说“一睹时大彬真容,此生足矣!”其激动指数之高不难想象。

    “壶痴”遇到“庄主”,化学反应十分强烈,两人很快成了绝好的朋友。既然是好朋友,两个紫砂界大咖当然少不了相互切磋和深度交流。所谓“深度交流”就是各自拿出对方收藏系列中“缺档”的好东西赠送给对方收藏。

    先是卢副局长拿出一柄顾景舟“石瓢”送给“庄主”,因为他看到“庄主”紫砂壶收藏以明清为主,而近代紫砂壶收藏稍显逊色。卢副局长拿出的这柄顾景舟 “石瓢”虽然是高仿,但市场价也达二十个左右。

    “庄主”自然不敢怠慢,他送给卢副局长的是一柄清代制壶大师金士恒的“蛹壶”,以此壮大卢副局长的明清紫砂壶收藏系列。清代金士恒的“蛹壶”以似壶非壶、似坛非坛、形式怪僻在收藏界独树一帜。这柄“蛹壶”即便是仿品,只要出自当代名家之手,市场上也要三四十个左右。况且“庄主”慷慨相赠的是难得一见的真品,这个瞒不过卢副局长的眼睛。至于这柄壶的市场价格,那就不太好说了,怎么也要100个以上。

    最初卢副局长对这样的珍品是坚决不收的,但架不住“庄主”会说。

    “庄主”说:“卢局,咱们玩收藏不能按市场价格看价值,再值钱的壶,你我还能卖掉这些宝贝吗?最重要的是让宝贝适得其主啊。这柄蛹壶造型独树一帜、低调奢华,壶如其人啊,卢局不收了它,谁还配呢?放在我手里,那就是明珠暗投了。再说,您的顾景舟石瓢那可是我寻了多年而不得的宝贝呀!”

    听“庄主”这么说,卢副局长也就不再客气。做为补偿,再到“霞鹜庄”时,卢局给“庄主”带来一桶茶叶,叫做“潮州凤凰单枞宋种1号”。

    “庄主”当然知道“宋种1号”算是茶王级别的茶树中比较高产的了,每棵年产量也只有两斤左右。物以稀为贵,在刚刚结束的潮州凤凰县的凤凰单枞宋种开采仪式上,潮州凤凰单枞“宋种1号”以每公斤100万元的价格拍卖。卢副局长这一盒250克,价值在25个以上。“庄主”知道卢副局长是个讲究人,做为潮州人拿出了老家的宝物送给自己,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样一来二去的没几天,双方很交心,彼此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所以,当“庄主”适时提起庄建秋参评特教的事情,卢副局长当即表示何足挂齿,当场就给邱常腾打了电话询问相关情况,其后还几次过问这件事。

    有一次,“庄主”听卢副局长给做为职称评聘领导小组副组长的路子野打电话,卢副局长说:“我亲自看了后海中学庄建秋老师的特教参评资料,这样的老师成为特教才是南州识人啊,识人用人可是当年南州起步的看家本事。老路啊,如今南州房价在天上,凡人谁还敢来南州?不宜居,难发展。再不识人用人,南州完了。”

    本来,路子野听崔姐老公正式说过庄建秋参评特教的事。路子野经过了解,认为庄老师名副其实,已然和崔姐老公打了保票,现在听卢副局长这么讲,就说:“卢局,你放心,我马上调庄老师的档案看一下,你看好的人准没错!”然后,让手下把庄建秋列于特教推荐名单的首位送往省里。理论上讲,今年哪怕省里只批南州一名特教,那也非庄建秋莫属。

    听着江岚岚描述这些事,庄建秋被霞鹜庄和时大彬、石瓢、蛹壶、凤凰单枞等弄得一时回不过神儿来。他觉得自己真是白活了,像听小说一样领会着现实社会的真真切切。不过卢副局长最后那段话确实打动了他,他也曾为南州的现状担忧过,不知道是匹夫有责,还是杞人忧天。一个房价在天上的城市能算人间宜居吗?

    仅就他所知,内地有几个老朋友的孩子博士毕业后,意气奋发想来南州闯出一番事业,也曾试图举全家之力搞定南州的住房,但最终在超高房价面前全都望而却步。这让庄建秋时不时发出“长安米贵,居大不易”的感慨,他之所以近些年仍在“优则仕”兼课,每个月几万元的房贷实非他的工资所能承受。

    江岚岚见庄建秋似乎走神儿,就提议说:“姐几个,咱们敬庄特教一杯。你们不是有事求庄老师吗?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哈。”于是大家干杯。然后,两位妈妈表示想请庄建秋为孩子补习语文,说两个孩子都是语文短板,只要语文分数提上来,总分就能靠近胡鹏,考清北都不是问题。

    庄建秋说:“原来如此!本当效劳。只是不知道会不会辜负你们。再说优则仕的老板娘可坐在这儿呢,他们那些哈佛剑桥的博士可不得了。”江岚岚抢过话头说:“我们那些名牌博士其它科都行,就是语文弄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两位妈妈忙说:“您庄老师在家教市场上的大名可了不得,一刻千金啊!我们不是花不起钱,而是请不到呢!”听她们这么讲,庄建秋就不再谦虚,赶忙说:“不提钱,不提钱。我尽力!”

    宴请结束后,庄太太被江岚岚几个人拉去会所美容。庄建秋独自开车驶出南州酒店的车库,午后的阳光很是刺眼,他落下遮阳板,让车沿着街道缓缓驶去。街道两旁,生命力极旺盛的勒杜鹃正淹没栏杆,沿街怒放。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