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理论在场 >> 黑灯瞎火暗香来:夜读段家军先生的小说《瞎火儿》
    黑灯瞎火暗香来:夜读段家军先生的小说《瞎火儿》
    • 作者:雷开艳 更新时间:2020-11-23 08:29:0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429


     段先生的小说《瞎火儿》有幸先睹为快,一口气读完,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由不得你喘口气,就想快快看个究竟,这是先生的语言魅力吧。

     看到此话,先生是否笑了?

     先生自写完百万字的长篇小说《白马河三部曲》后,着实地好好休息了一些时日。此期间,先生游山玩水,参禅悟道,忘情于山水之间,好不逍遥快活,活脱脱一个世外仙翁,真是羡煞我也。

     若不是我因眼疾而较少看书了,恐怕早已催着先生写写新作来拜读一番。尽管先生说写累了,歇歇。但我知道先生停笔一些日子便会作罢,不会真的只字不写的,长篇大部头在酝酿中,这期间,零零碎碎地敲打出一些小短篇啥的,那是肯定会有的,这不,就来了。哈哈!

     人言:读小说以消遣时日,手边一杯茶,手上一本书,便算是最好的消遣,既是消遣,宜读短小。而读先生小说给我最大的感受是:他都是在讲一个个的故事。至于故事是酸甜还是苦辣,先生是绝不会告诉你的。一切的一切,他都留给你,让你自己去体悟。闲话少叙,来说说我对这篇小说的看法,与先生探讨之,与读者朋友们交流切磋之。


      一、语言特色


     读先生的小说,你会感觉到他的语言很有个性。 

     先生小说的语言一贯智慧且生动幽默,他的语言非常简洁自然,不加雕饰,但却非常准确,富有表现力。比如,写楚立梅与刘天日男女间的性事结束后,先生写道,“肉搏战从开场到结束,所有的细节和套路都是演习多年的,所以,很快刘天日和楚立梅就达到了顶峰。当二人从缠绵状态结束厮杀后,身上早就水涝了。”一句演习多年读来忍俊不禁,由不得人不连连叫绝。

     先生语言的幽默不同于汪曾祺老先生的幽默,汪曾祺老先生的幽默在雅,在趣,读者要有一定的文学涵养,读来身心之乐心领神会,而先生的乐,就带些“野”性的成分了。这种“野”,因人物的性格决定,小说的语言,以“土”和“乐””的形式表现出来,就形成了“野。” 

     “野”不是狂,不是浪,是人性本真的自然表现。

     此外,先生的小说,语言土得掉渣。读者不分文化层次的高低,一看就懂,一看就能体会,还能明明白白地讲出来。说它土,以文中语言举例说明。

     文中说楚立梅夜间起床小解,“她一出溜下了土炕,抓起地上的一个瓦罐子往腚下一塞,一腚顺势坐了上去。紧接着,耳听的一片天河水响,气势夺人得很,随着天河水弱,后来又变成了泉水叮咚。”

     这一段,把个女人小解写得淋漓畅快,是不是有的雅士们脸红耳赤了呢?其实再文雅再漂亮的人不都得吃喝拉撒吗?撒尿还能撒出个高级低级来吗?不过,我倒看出来,这楚立梅的身体是好的很呢。

     “放你娘的罗圈屁,”楚立梅骂刘天日的话。

     “你他娘的都不如头猪。”楚猎人骂他婆娘的话。

     楚立梅骂偷窥她的泼皮无赖的话,“王八犊子,再偷听老娘的窝根,把你们裤裆里那点儿零碎割下来当球踢。”

     这样的语言是不是土得掉渣?登不了大雅之堂呢?

     先生是农民出身,对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他视白马河为他的小说创作源头,与乡里乡亲打成一片,与他们一起劳作。农民的语言对于先生来说,可谓是深谙熟知,正因为有了深入乡村生活的体验,他的小说才如此具有生活的烟火气,小说的语言才那么接地气。让人一看就能明白。

     先生的小说,怎么说呢,腔调是我所喜欢的,我想许多读者也都会喜欢的。


    二 、小说的情节


      情节是推动故事发展的必要因素。

      先生总是很认真周到地安排故事情节,构思新颖,情节发展自然流畅,水到渠成,让你看了开头就被吸引,不能不接着看下去。《瞎火》一环接一环,环环相扣,像武侠小说里的那个连环套,一招掷出,就只等着后面哐当一声脆响。从头到尾不散环,扔得远呢。文章一开头写道,那年夏天,热得邪乎。怎么个邪乎?富有悬念的语言一下子抓住了读者的心。

     楚立梅用二斗红高粱换回来的俊儿媳,儿子刘德行却不喜欢,不和她圆房。楚立梅说决不能顺着他个鳖羔子,等过几天老娘就让他和小媳妇圆房。这又设下一个悬念,读者不由自主地想,她会用什么招儿呢?迫不及待往下看。

     由是:情节构思在你的意料之外,但又让你觉得在情理之中。

     此间,先生话题一转,穿插写了楚立梅的出身,让读者被吊在半空的心落踏实了一点,半空中断了气可不是好玩儿的。先生心里明白,赶紧给个定心枣儿吃,让读者稳住心神,继续看下去。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楚立梅的出生也是个悲情故事。读者看完不免唏嘘,对泼辣的楚立梅多了几分同情。楚立梅的恩人刘天日的娘,也就是她婆婆,染上瘟疫死了,楚立梅要和恩人的“小”儿子立起一个家,不泼震不住那些泼皮无赖。

     波伏娃的《第二性》被誉为女性的圣经。她最主要的观点是:一个女人不是生下来就是女人,她是变成女人的。

     至此,读者是不是对楚立梅又多了几分理解昵?

     做女人,难呢。

     连损几胎后,存活了刘德行这一个宝贝疙瘩,让楚立梅宠得跟什么似的。

     刘德行原本是个混球小子,阴差阳错的遇一贵人,被点拨当兵去了,六年后回到家,才知道他娘于一年前没了。他怀着对娘亲的愧疚之情,自个儿良心的发现,再有年轻身体里荷尔蒙发生的变化。黑灯瞎火中,与他媳妇儿圆了房,小说至此结束。只是我没有感到连环套扔出后发出的哐当一声脆响。我感到了一种意味悠长、言犹未尽,应该还会有下文的。

     先生的这个环扔得远呢。我突然觉得先生实则是一个打太极的高手,看上去柔柔的,但一发力,对手已经难见踪影。


     三、反映的社会现实


     一篇好的小说,有语言有情节,但没有现实意义,就显得空而飘了,让人读后,经不起回味,咂摸下嘴就啥都没了。先生的小说却是让人笑过之后沉思怀想,意犹未尽的,总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不吐不快的,只是这说也得与有共鸣的人说,那说起来更是滔滔不绝,嬉笑怒骂小说中的人物,拍手称快的。

     为啥取名《瞎火》,黑灯瞎火呗。

     黑灯瞎火里能做些啥事儿?反正做坏事儿在光天化日之下是有所顾忌的,黑暗里就不一样了。两口子做那事儿,在黑灯瞎火里做是再正大光明不过的了,但若不是两口子的做那事儿,就有点趁黑暗想掩盖,不为人知了。

     有人说,性:既不崇高,也不卑下。男女间的肉体游戏就跟我们打喷嚏、吃饭、放屁、排泄好像没有什么本质区别,都是维持生存、发展物种的手段而已。

     以此论推,两口子在黑灯瞎火里做那事儿,一来是生理正常的需要,更重要的是接香火。人,谁不想图个后呢?先生整篇小说明面上写楚立梅给儿子娶媳妇儿的事儿,但暗线则是续香火,实际上还是一回事儿,就看读者怎么悟了。

     从来老叶肥新叶,迎得新生绽放春。

     楚立梅的猎人老爹为续香火,黑下里安排野男人与自己的老婆上床,生下楚立梅后,嫌弃是女儿,又安排别的男人们与老婆做那事,却不想,老婆怀了个儿子难产致死,一尸两命。你看,这不是续香火儿给闹的。楚立梅的婆婆染了瘟疫将死之前,硬是看着自己的小儿子与楚立梅圆了房才闭双眼。而楚立梅呢,早早就为续香火,用二斗高粱给自己的儿子刘德行换回来一个媳妇儿。虽说小秀才的儿子不愿意,后来受人点拨出去当了兵,可六年后归来,还是遂了已逝母亲的心意,与小媳妇儿圆了房。这还不是续香火的思想在作祟。

     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为了这孝道,古今之人使了多少方法呀。一声叹息!


     四、人物刻画


     小说虽短,但人物形象却个个丰满。有着笔墨重点写的,也有三言两语带过去的,通过他们的心理、动作、语言、环境等方面的描写,把人物刻画的入木三分,这不得不说是先生的文笔功力所致。

     楚立梅泼辣大胆,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物,刘天日胆小窝囊,但不失善良,胡青青善良老实,洪乐天豪爽侠义,刘德行呢,性格有些复杂,早些年是个调皮的混球,后来跟着洪乐天外出寻道,至于后来咋样,他的形象塑造值得期待。

     从俗事中来,到现实中去。

     先生的小说没有以哪一个人为主角的,他写的就是一个众生相,在一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下,通过人们思想上的碰撞,言行上的冲突,给我们展示出一个丰富多彩的、极具农村生活气息的乡村生活画面。先生的小说,看似什么也没写,但读完后却让你马上明白这小说没那么简单,情感与对人生的思考都在里边了,

     余以为,先生的乡土文学不像一般的乡土小说,带有明显的批判、讽刺的味道,他都是通过人物事件,让读者自己去揣摩去感悟,无论是乡土风习的愚昧、落后、无知,还是人物生活的苦难、不幸,他都不带有自己的主观意识去评说,我很佩服先生的高明之处。而你能读到什么,悟到什么,在于读者个人的见识与修行。若读出浅薄好笑,那就大笑一番;若读出无奈叹息,那就伤感一番;若读出深远不凡,那就感叹一番,都随读者心性了。

     先生悟道,在他的小说中是否也有这样一种道法的精神在里面呢?我觉得是有的,只是要深入理解小说,才能悟出来而已。

    《大学》有云:知止而后能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先生是个大俗大雅之人。吃得了山珍海味,也吃得下青菜小粥;他与得道高僧谈法论道,也与农民拉拉家常;他写得了几百万字的红色传记《花开花落》,也写得出百万字乡土小说《白马河》,而且,驾驭起来轻松自如。

     先生雅,雅得高尚;先生俗,俗得真实。

     看先生的乡土小说,就是他俗的一面,生活气息浓厚,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在田间地头放下锄头,和你拉家常的一农民大哥,只不过,他不仅能说,更能用文字生动形象地写出来,把所拉家常上升到文学的高度。

     先生用他“土”得掉渣的文学语言,堂而皇之地迈入文学宝殿的大雅之堂,是必然的。而我的浅见拙识,说不上点评,顶多算个多嘴的村妇粗咧咧地说上几句,对与不对,先生莫见怪,读者朋友们莫见怪。

     其实,分析这篇小说,还可以从很多方面详谈,比如说,小说人物的取名,楚立梅为啥叫这名?梅,寒冬之花,立,坚强也,又偕音犁,楚立梅最后死在犁背上,立梅,“犁没”。 在《红楼梦》一书中,有着形形色色的人物,曹雪芹给人物取名字,有的很用心,有的很随性。鲍二家的与多姑娘一样淫行不端。她的名字就没有多姑娘那么有讲究,可鲍姓绝对不是随便取得,而是大有深意的。

     想来,先生也是借用了曹雪芹取名之法。

     再有,小说写法,顺序、倒叙、插叙皆而有之,先生的写作技巧应用娴熟。我不懂深奥的文学常识,就不详谈了,以免露怯。

     长乐一志书不尽,平生颇恨未经行。

     我想,先生的《瞎火儿》一定未能言尽。我昵,可叹自己未能此中穿行自如,静待后续吧。眼下,读先生的这篇小说倒是应景,也正是黑灯瞎火的时候。隐隐约约的,觉暗香来。来自哪里?自先生小说中来也。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