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理论在场 >> 赵伟:时间是最好的修辞
    赵伟:时间是最好的修辞
    • 作者:赵伟 更新时间:2020-12-11 09:25:08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650
    [导读]读杨锋长诗《时间修辞》

     

    我没有想到一首诗能写19年。但杨锋就能。他的长诗《时间修辞》330行,足以看出他对诗歌那份执著得近乎疯狂的热爱。杨锋把诗与时间构成他人生的同一个空间,并线而行,诗与时间相互映印相互修辞。从这个维度来看,杨锋的时间就是诗,他的诗也就是时间,这是一个诗人至臻至美的境界。

     杨锋拥有了名副其实的诗意人生。这份痴爱不仅限于文本本身,它已经外溢到诗人对不断变化的时光、生命、人性的留恋与追问。在今天,杨锋及其诗歌组成了独特的诗性人生,这种诗性人生给人们提供了对生活、对时间、对人性的参照与借鉴。

     1994年9月一个深夜,杨锋在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宿舍创作了一首长诗,当时题目是《鸟群》,后来更名为《飞翔》,并非现在的《时间修辞》。青葱岁月里深爱一个女子,就想着用诗歌表白,杨锋说:“那种原始的激情与冲动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新鲜如初。”尽管当时不知爱情为何物,就感觉两个人像鸟儿一样在偌大的北京城不停地飞翔,但自始至终也没有让失之交臂的钟爱女子读到这首长诗。时间过去,这种无法弥补的遗憾已经转化,从个体的Z.D铺展开来,延伸到内心长河一种叫做刻骨铭心的东西,那就是,关于生命的诗歌。

     不能不说,诗人在爱恨情仇的时间沉淀中,不断在寻找着诗的感觉,他在用《时间修辞》放浪生命,感悟人生。

     20年前的杨锋,没有人告诉他到达天堂的路还有多远,也没有人告诉他触摸太阳有多危险。我们的生命,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毫无察觉地背上了那个沉重的包袱:“我只记住你的名字和呼吸,便能够顽强地站立”。那个叫作“Z.D”的字母符号,是从他内心放射出来的一丝男人的柔情。其实,在迷人的爱情面前,有时装傻可能是最好的选择。诗人给他的爱人讲述故事。虽然,那不是爱情。但他会告诉姑娘“最富有的天空,有最厚实的浮云和灰尘。阳光透过这些直射下来”。18岁的美丽误会,是经历、是时间,他坚信他会等到“另一个春天的来临”。

     许多时候就是这样,我们只用一种信仰看云,在凝重的纸页上,涂抹别人无法破译的意境。杨锋无奈地把他所理解的爱情与残酷的现实对接:“我们相拥着享受大自然的明媚,却无法预知脚下的石板路上发出的尖叫”。多好的春天,多清纯的梦境,在那一瞬间,全部破碎。“五月的鲜花和蔚蓝”在哪里呢?诗人依旧用稚气的微笑,来拷问苍天。“生命中无法面对的真实与纯粹”,让这个正在成长的诗人全部赶上了。

     时间让杨锋习惯了忍受,也读懂了苦难,心中便多了许多祈盼。在最可恶的诅咒中,品味绝望中的诞生。也许这正是诗人“修辞时间”的最根本的原因和动力。

     毫无疑问,诗人会去参悟历史对人性的营养,他以伤心的笔调回味着人类。无论是动物、植物,所有的生命在历史进程中,都会形成一种信仰和精神。但是,他不知道“一个种族的纯粹清洁了多少灵魂”。杨锋为他的“Z.D”描绘着一番美好:“我想一个人的灵魂栖息的地方/应该没有战乱或者其他什么/墓地像一把伞 守护着宁静/如果死去的灵魂得不到保佑/活着的时候 我们还参阅什么”。那个可能已经成为他美丽新娘的姑娘“扬起厚厚的烟云/面对远去的身影 我们双膝下跪/献上食物和美酒等祭品/献上虔诚与祈福”。

     但是,当我们真的把思想、激情和想象,注入到现实生活中时,会感到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一种精神。有些时候忘掉一些东西真的很难。作为母体a的女人,在人的一生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会让我们有一次次的美丽遭遇,而结局却是一次次的擦肩而过。正是这个“Z.D”,让杨锋感悟到“许多母亲肉体中潜伏着根根骨头/骨头成为她们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也让他“相信黑暗本身和/黑暗中熊熊燃烧的火焰”。

     所以,已经学会了在沉默中思考的诗人,不可能永远“客死在一片沙海里”。在诗人情感世界最为脆弱的时候,爱情如期而至。两颗年轻跳动的心,在寻找医治心灵创伤与隐痛的良方。“在洁白的墙壁上,涂写故乡的名字。而故乡正下着雪。下雪的故乡很凄美很遥远”。诗人的笔调很淡,仿佛漫不经心,却让人心碎。此时,爱情已经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了。

     杨锋一直在诗歌中寻找自己的“爱情”和“故乡”。当他阔别山东老家20多年后,才发现他的“故乡”已成“他乡”,这种身份的陌异,不仅来自故乡的现实与记忆脱轨,还有故乡与家园的精神断裂。这种长久的疼痛与亲情的纠缠让他内心产生强烈的撕裂,加剧了他对“时间”的解读。诗歌是安抚寂寞灵魂的钟声,在精神世界中,诗歌让人纯粹,更接近生命的美好。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