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理论在场 >> 周骆婵:网络类型小说的突围——评意千重的《画春光》
    周骆婵:网络类型小说的突围——评意千重的《画春光》
    • 作者:周骆婵 更新时间:2020-12-23 11:50:0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609

     

     意千重的古言小说《画春光》自连载之日起便引起了读者好评。从小说的故事框架上看,这是一个网络小说中常见的女子“重生”的故事。小说讲述制瓷世家田氏一族因卷入朝堂阴谋而被赶尽杀绝后,主角田幼薇却因此获得重生,变成了拥有前世记忆的孩童的故事。在“第二世”里,主人公利用“先知”优势,不断逢凶化吉,发明出汝瓷与越瓷结合的新瓷器,并与青梅竹马的邵景一起将瓷器远销异域,最终获得了人生成功。

     从类型上看,这是一部将言情、架空、重生、宅斗等类型元素糅合为一体,从而超越“同类”小说,成为了具有“兼类”小说特点的一部网络文学作品。它既“言情”,讲述了男女主人公重生之后不仅解除了前世的矛盾还做到了长相厮守的爱情,但故事中的二人又并非整日花前月下,而是相互建立了一种彼此帮扶却又各自独立的伴侣关系。它也“架空”,小说按照“架空文”的框架构造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朝代,但同时在书中又赋予了现实感很强的等级分明的官员制度,以及重农重商的社会政策;而说到“宅斗”,小说中也表现了以女主角族妹幼兰为代表的“反派”势力不断在田家制造的事端,但另一方面,这些内容又远远超越了宅斗。

     在故事叙述上,《画春光》也颇具匠心。一直以来,人们将叙事作品中的线性与连贯性视为理所当然,也就是说,叙事始终遵循着事件发展的因果链。然而,《画春光》却使用了“多方聚谈”叙事模式,令人耳目一新。所谓“多方聚谈”叙事,指在小说中所叙述的事件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互不相容的“逻各斯”,使事件在发展过程中出现多向度发展的情形。在这里,一种可能性的线性叙事被摒弃,取而代之的是更具丰富性与开放性的全新叙事策略。具体表现为,文本叙事可以产生多个故事。故事中每个后续事件序列都是上一个序列的可能性发展之一,同时又是其下一序列的源头。

     例如,田幼薇在一次意外之后穿越回自己的孩童时期,这是小说的开局,由此引起下文的一系列故事有:一、田幼薇和上一世的恋人邵景重逢;二、田幼薇和邵景利用重生的“金手指”帮助整个家族兴旺发达;三、以田幼兰、吴锦等为代表的反派不断制造矛盾冲突。而以上每一个故事序列又可以引发不同的叙事路径,如“故事一”可以包括:1.田幼薇为避免悲剧重演,主动与邵景保持姐弟的距离,不谈爱情;2.原来邵景也是重生之人。“故事二”可以包括:1.田幼薇研究出越瓷与汝瓷结合的新瓷器,使田氏一族备受朝廷重视;2.深谙经商之道的田幼薇又将本土瓷器与外邦进行交易,使之出口。“故事三”可以包括:1.田幼兰不断挑拨田幼薇与家族的矛盾;2.鉴窑官吴锦处处与田家作对。如此,整部小说以网状的故事结构,形成了具有相当宽度与深度的“故事之阵”,极大地增加了故事内容的丰富性。

     评论家欧阳友权认为:“类型化写作的最大局限在于隔断了文学与现实生活的依存性关联,使网络文学面临自我重复、猎奇猎艳、凌空蹈虚的困境。”是否能够直面现实生活中的问题与矛盾是评判一部小说现实主义力度的重要标准。《画春光》作为一部典型的穿越与架空类幻想小说,从故事构架上看是非现实的,但从内容细节上来看,小说又如同一面折射出社会万象的镜子。

     新世纪以来,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同时一些传统工艺却无声地走向落寞,拯救优秀文化遗产势在必行。书中对越瓷在传承过程中所经历的种种艰难历程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写,借瓷器传承之路的曲折来表达传承传统文化的信心。例如,小说借田幼薇之口发出的呐喊:“若不自救,若不珍惜,总有一天,天下将无越瓷立足之地!”继承与创新不仅是制瓷业的需要,也是所有优秀传统文化得以发扬的“不二法门”。再如,小说中还谈及了“盗版”问题。田家精心烧制的瓷像流入市场后不久却出现了销量下滑的情况,原因即在于很多唯利是图的商家大量仿制田家瓷器,以低价格牟利。这不禁也让人联想到当下网络文学的盗版问题,在阅读中仿佛感受到小说与世界的紧密关联。

     读者的心理需求也是这部网络小说现实感的重要来源。虽然文本世界并非真实的世界,但读者却把它想象为一个“仿佛”如此的真实世界,这个“仿佛”结构就如同一个触发器,它激活了读者的想象力,使他们对文本世界产生了无尽遐想。对于读者来说,这个“仿佛”的世界其实就是真实世界的投射。小说中田幼薇的死而复生看起来颇有点荒诞色彩,但其现实感在于,人生总是充满了遗憾,如果获得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们应好好珍惜,做一个有所作为的人。田幼薇和邵景都是这样的正面人物形象,他们利用先知先觉的优势不断克服苦难,实现了各自的人生价值。这让读者在虚拟的故事中成功地获得了积极的情感体验,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应。

     作为一部女频小说,《画春光》中还表达了鲜明的现代女性意识。小说以田幼薇的重生经历为线索,将故事背景设置在以男权主导的封建社会,同时又赋予女主角以现代的思维模式,通过“重生”的架构书写女性意识的觉醒。整个田家在内,包括田父、田秉等顶梁柱的男性角色在经商、制瓷甚至是为人处世方面都不及田幼薇一个姑娘。然而社会偏见仍旧难以消除,甚至是女性之间也不能够避免这种偏见,因为她们的思想已被封建思想同化。小说第387章中写到田幼薇和穆老夫人打交道的那段,穆老夫人所有的一切看似是为了田幼薇着想,其实不过是以三从四德的观念对她进行的一番说教而已:“你想想,女子本就天生柔弱,稍有行差踏错,就会被人诟病。缺衣少食的人家,女子不得不出来操持营生,那是无可奈何。你想想看,若有那狂孟之徒买了你一幅字画,得你一件瓷器,拿在手里把玩,想着龌龊之事,岂不是平白玷污了你。”即便能对闲言碎语置之度外,女子要想走上仕途还是难上加难。小说中田幼薇先是冒着欺君之罪女扮男装进入官窑制瓷且任了职,受到了封建家长们的强烈反对,一番斗争之后,才终究光明正大地走马上任。当她以女子的身份站在修内司官窑内接受同僚们问候时,她激动的心情彰显了其独立自强的现代女性意识。小说的语言抛弃了“小白文”的流俗浅显,呈现出典雅精致的浪漫气息,其具有女性气质的细腻表达也给读者带来了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