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解勇:“自然醒”
    解勇:“自然醒”
    • 作者:解勇 更新时间:2021-01-18 08:58:48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58

     

    成芳刚从拉萨回来,坐的火车软卧,在车上可以睡觉——她带着两个孩子,六岁的孙女和两岁的孙子,去找爸妈的,孩子的爸妈都在拉萨打工,奶奶带来与爸妈亲近。亲近以后跟奶奶回家。回家以后,成芳的姐姐正在探亲,还是要问她休息情况,特别是睡眠状态。路上睡觉自然要受影响,想回家再补,但回家以后,两天都没有睡足;没有干扰,是她自己有理家的心事。回家看到这里不好,哪里该收拾,那里也得另外安排一下了,家里事儿都得她来解决处理,就必然减少睡眠。

    “近来不是自然醒,——缺觉缺多了。”成芳早晨起来有话说。

    “什么你这醒那醒的,恁姊妹都是睡懒的。姊妹两个原来觉就多,觉多了工分就少了——工分少了差距就大了……”成芳的老公及远,听不进成芳诉苦就带刺地说道。

    “我自然醒是自己体验到的,照着科学普及办的,也不违法,哪里不好?”

    “别拿着个自然醒来唬我,自然醒是人家高学问的研究的——”

    “我是没有学历,但是自然醒我相信,我相信科学家的研究。”

    “你睡你的自然醒,我睡我的闹钟叫,——你的自然醒醒得不自然,我的闹钟叫得特准点儿。我起来送孩子去上学,天天是早的。”

    及远天天一早起来给孙子喂饭然后用摩托车戴着孙女去上学,对此,周围邻居街上住户学校门卫都是树大拇指的。

    “送孩子上学被称赞,肯定树大拇指;我睡到自然醒,肯定得竖小拇指——你初中毕业,我小学两年,自然不能并排在一起。”

    “咱们晚上睡觉分开睡有条件了……”

    “分开睡就分开睡,分睡不分家;自然醒和闹钟叫各自关注……”

    “要不咱俩分开过,……”成芳说,她知道夫妻之间说出这话,该是很重了。

    丈夫先是不明白,以前这句话是丈夫维持面子用的,现在由妻子说出,丈夫很意外。原来,成芳在拉萨帮忙经营小铺每月可以有点积攒,成芳对女儿女婿说过自己“要有点收入”。她觉得说成“工资”影响亲情。

    后来积少成多,成芳有了总数五千元的收入,回来后和丈夫算账,丈夫在家, 没有收入还花了两千元。

    “打麻将,睡到闹钟叫去吧,家还用要吗?!不行就分开过。”成芳说着气话,丈夫觉得成芳这次话重,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丈夫及远态度变软了:“成芳,有话慢慢说嘛。家怎么不要了?什么分开过?咱们六十多岁的人了,就分开过给女儿看?”

    成芳则想起了父亲当年的反对,父亲觉得及远这个小伙子身体还好,上学到初中毕业,在镇上商业部门分了个工作,挣国家工资的工作,不用下地下水收稻插秧了。但是他的缺陷是不够踏实。初恋时候,成芳的父亲不同意:“再来找你别让我看见。”话很严厉。但这时成芳的初恋自然醒了,成芳坚持了自己的选择,两人结了婚,婚后有了一个女儿。这次成芳出门去到拉萨,就是去帮在拉萨打工的女儿带他们的儿女的。

    到家两个月,成芳把家理得很好,外孙外孙女成长得可爱。成芳有此垫底儿,又有出门帮女儿经营小铺的经验,诱发了她经营能力的自然醒。

    说起来成芳经营能力早有锻炼——结婚之后,成芳来到镇上,丈夫及远工作多年以后,曾帮成芳开了个小百货店。成芳成了百货店的经理,订货购货及远有些帮助,剩下的进货点货上架开门营业事儿多, 用成芳自己的话说“哪里还有懒觉睡?”。

    有一次姐姐回来探亲,看不过成芳疲惫的样子,帮她上了两天早班,说的早班,就是一起床打开营业屋两个大门,理理货架,迎接赶早市的村民。姐姐看着妹妹不放心的样子,对妹妹说:“你放心睡,睡到自然醒吧。”姐姐见妹妹还没有离开的意思,继续讲起对妹妹自然醒的理解:“什么自然醒?睡不着了,醒过来,觉足了,白天不会打哈欠了,不会想床了,就是自然醒了。有了自然醒打基础,脑子不再胡思乱想,光想自己开的小铺怎么进货销货,欢迎上门来买东西的熟人,坦诚友好,货差不多,顾客也愿意到你的门上来买。”

    两个早上,成芳成了自然醒的实行者,自己总结说:“自然醒就是别让闹钟闹醒。”周围年轻一点儿的都同意她的总结,而且也就称呼她叫自然醒。

    成芳愿意动脑、动作还快。成芳受到大人们的重视,是那次去邻舍家看装修。新房早装修过了,这天进出看新房的人多,蚊虫飞进不少。李妈在用蝇拍驱赶击打,墙上、窗玻璃上都留下蚊虫污迹斑斑。驱赶有效果,但是有蚊子落到天棚上了。

    李妈看看天棚,犯了愁,说:蝇拍够不着,够着的打在天棚上太脏,……怎么办?成芳去卫生间取了块半湿抹布过来,站在蚊子底下,湿抹布轻轻展开点,瞄准了蚊子,双手托着抹布,向上抛去,李妈看见成芳的抹布团击中了蚊子所伏一片天棚水泥面,蚊子被击落。成芳接住抹布,打开抹布,说“没有”,又抖抖抹布,看了地板,说了句“这不在这儿”。成芳成功用抹布击落天花板上的蚊子,熟人中流传开,都学到了对付房顶落蚊子的办法。看似轻巧的办法,其实成芳为了驱赶消灭屋里的蚊子,费了多少心血,就看看她上抛抹布击中目标的准确度就知道;还听听她的效果分析:用蝇拍够不着,她买到两个长把儿的蝇拍,把两个长把儿蝇拍合在一起,说“这才能使上劲”;为了墙壁的整洁,她在拍打之后,要用湿抹布把蝇污擦干净,并说还得有更好更干净的灭蝇办法。同样目的,为了天棚的整洁,她发明了用湿抹布消灭高处蚊子的办法,自己在家里一直坚持,蚊子苍蝇不进屋,墙壁粉刷不污染。

    儿子上镇上的联中了,初三春假时候,有一次找她问一个字,平常由于成芳自己的推辞,问字的事儿找不着她。妈妈没有进过中学,儿子知道。“脑瓜聪明灵活,不上联中可惜。”这是联中老师对妈妈的说法。可是家乡地方,那几年岁月,在这个村子,女孩子不上学的也多。成芳深感自己没有上中学的苦处,对儿子的就学也抓得紧。这次儿子赶做要交的复习练习资料急了,就近找妈妈问字。“妈妈,这个字怎么念?”儿子指着一行字里的“塚”字问妈妈,成芳不认识这个字。她看了看这行诗的其余字,都还认识,那诗句道是:日暮狐狸眠塚上,夜归儿女笑灯前。后一句明白如话,什么古诗,就是现在的话,就是现代汉语,白话;前一 句,日暮,黄昏,都看见过狐狸在野外地里跑动,坡陇上站着的也遇见过。跟咱们的生活这么近,从咱们的生活,咱们的环境,去认识认识,就是写的日常生活情景嘛。野外所见,家庭生活所见,狐狸,野外,家长,儿女,日常生活离不开这些东西。这个字不认识,土字旁,和土堆——哎,和坟墓有关系吧?坡陇,土堆,说的也是狐狸在坟墓丛里生活活动吧?“你快翻《新华字典》土字旁,查一查。”这个读诗句过程、认字过程,后来被联中教师知道了,那时候成芳的自然醒也传远了,“自然醒,自然醒,这次解诗她联系自己身边生活,解析透彻,也是她学习古诗词能力的一次自然醒。”联中老师说。有联中老师这样说,自然醒就成为镇上村里人们的口头禅,人们都知道自然醒,也在学习自然醒了,成芳听了人们的议论以后说:“俺不知道什么自然醒不自然醒——大声喊醒,杂音吵醒,闹钟闹醒,都不是自然醒,自然醒其实就是睡好觉再起来做事儿。很多人,很多事儿的办理,其实都需要自然醒。”

    自然醒近来还给姐姐帮忙做好了一件事情,……8月份自然醒的姐姐还住女儿家;得说说。女儿成家不久,预备要孩子。有天晚饭后散步。二人检到二只幼鸟,一黑一白,黑的是幼鸭,野鸭一类,家鸭不会有这等遭遇;白的毛羽还发黄,从爪子看出是鸡一类的飞禽,越到后来,腿和爪子越伸展有力,不像是家鸡了。夫妇俩估计,是两只被家族遗弃的幼鸟,二人像照护幼儿一样地在自己的陋室里存养了它们。都上班,自己负责在租住的宿舍里养了五天(周一到周五),怕养不好,就带回家,交给妈妈。妈妈是自然醒的姐姐,接受了这不得推辞的任务,不能看着两只幼鸟挨饿,不能看着幼鸟长病。先是幼鸭的腿被挤压了,妈妈就拿人用的“红药气雾剂”给予喷洒,还得想到不能多喷了,喷重了对小鸟是一种伤害。到9月份了,瓷砖地面凉都得预防,扔给两只小鸟一块毛巾被单,让它们腿脚温和点儿。

    白鸟长得顺遂,但是在三十多天时候,吃什么东西伤了嗉囊,可能是给吃了带油带盐的菜食,当时不知鸟儿饮食忌讳。常用的办法都试了,没精神,不吃,妈妈再请教自然醒妹妹了。姊妹两个说道了10多分钟,妈妈这边得到主意了,“给它吃个阿莫西林,教它自然醒。”已经夜深,不能再出去买药,“有感冒药给它吃个也行吧?”反正给吃了点儿感冒药——妈妈一手卡住鸡嘴两边,一手给鸡喂药,完成兽医任务。第二天,还没完全好,妈妈上街找到药店,买了阿莫西林;售药人还仔细讯问了病人情况,“不能随便吃”。买药人对自己的病鸟情况也予保密。这样,自然醒又当了一次兽医,帮姐姐治好了病鸡。治好后的病鸡,恢复到正常状态,又能跳上厨房垃圾桶,并且从桶边再用力蹬跃,飞上灶台。“要造反了,”妈妈说。白天不能装筐——两个纸箱连通起来就是鸡筐,就赶进卫生间,粪便好清擦,食筐也不怕踩翻。糟蹋得满地都是也不怕,能够这个样子,已经是第四十三天了。孩子们还是周末才回家来,问问看看,打算打算,终于找到了一个“野鸭湖国家湿地公园”。送到那里去,才能放心。全家乘车过去了一趟,为了感谢妈妈的护养,女儿给妈妈拍了许多照片。没有黑鸭白鸡,是想不起来拍的。国庆中秋两节快到了,人要回老家去,黑鸭白鸡也该有个落脚地了——有了地方好让它俩自然醒。9月30日两个青年又跑了一趟野鸭湖国家湿地公园,把两个流浪者小黑小白放在湖边一角了——看图示知道是在公园一处人工湿地,名字叫潜流湿地。本来,两个鸟儿是从家附近的芦苇湿地边被救护的,进入这个家庭,先后经历伤病;后来到了放行阶段,妈妈先是曾把黑鸭白鸟放在永兴河湿地公园(新城段)一隅。有图示足可知道那地方的大概:您现在的位置属于北京市级绿道大兴段。本段绿道位于永兴河湿地公园(新城段),长度约为7.60公里,宽度2.5米,主要面层采用彩色沥青及塑胶,可供骑行、步行使用,为市民提供多层次多用途的公园休闲空间。此段文字录自魏永路和天华大街接口处公园图示牌。有此介绍,让人送鸟于此,放心。但是女儿女婿不同意把鸟儿放在此处,30日上午,载着幼鸟赶往野鸭湖湿地公园去了,经过两人忙碌,流浪者小白小黑就在这潜流湿地边住定,时间是2020年9月30日,下午移居,妈妈想到:救护过的两鸟现在有了可以安居的住处,这里是两鸟睡下,睡到自然醒的窝儿和环境。妹妹自然醒,从几千里外家乡参与了救助这两只小鸟。

     

     

     

     

  • 上一篇桑瑞诗三首
  • 下一篇王思发:投医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