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朱鸿达:大地旷野
    朱鸿达:大地旷野
    • 作者:朱鸿达 更新时间:2021-01-20 08:38:0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519


    大地伫立风中,旷野苍茫辽阔,风声萧萧如万马奔腾。夜空碧蓝深邃,月色朦胧如水,蓦然回首,时光如落英纷飞满城。声声嘶鸣划破夜空,你策马奔腾,一条隐隐约约的江湖之路通向远方,从此鲜衣怒马,仗剑天涯。

    天涯孤客,步履匆匆。浅秋的夜,我们从大地旷野深处出发,只为一生流浪漂泊。然而,一觉醒了,了无梦境,一切都是虚无缥缈,只有大地旷野深处的沃土散发着淡淡芬芳。


    1


    年少轻狂的岁月,这种梦境常常伴我左右,行走江湖、浪迹天涯的情结在心中萌动多年,一直到大学毕业,安定工作,才明白,人生不是随心所欲,不会恣意妄为,更不能异想天开。

    很多时候,我们抛却浮躁,忘却哀愁,静心而坐,随意而行,植根大地,身处旷野,感受“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意境之美。而意念中辽阔的大地,无际的原野,浩浩汤汤的江河,灿烂的星月,似曾相识般在脑海闪现,却无法触摸。

    而后,方知生命要遵循大地的秩序、旷野的规则,不时放缓跋涉的脚步,停止放纵的欲念,听大地放歌,观旷野花开。待旷野之中,大地之上,春去夏来,秋止冬尽,生命成长蜕变的过程似一条脉络厚植大地深处,在无垠的旷野上留下嬗变涅槃的印记。

    只是旷野之大,一株小草,一棵野花都是大地上的精灵,他们如同乡愁般在内心孕育,在自己的精神原野上成长,在大地怀抱里孤独一生,看透太多的分离和结合。

    不由想起,一千三百年前,李太白送别友人的情景: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那时的盛唐大地上是怎么一种风貌?青黛叠翠的山峦,波光粼粼的流水,横卧大地的城墙,相互环绕,别有一番景致。只是,诗仙借景抒情,借物抒怀,在苍茫的盛唐大地上与好友道别。“此经一别,各自珍重。你就像孤蓬那样随风飘荡,到万里之外远行去了。”

    一切生命的根源都离不开大地,一切生命的跋涉都离不开旷野。一处是埋藏着生命的深度,一处丈量着人生的广度。大地是孕育生命的摇篮,旷野是走向生命岁老暮年的终点。

    转眼已不惑之年,不再年轻,却也未苍老,只是双鬓渐白,很多时候已力不从心,力所不及。在苍茫大地上行走奔波三十余年,有过迷失,有过彷徨,有过错综复杂的植根与迁移。

    于是,我常常惶然,自己是否是一颗种子,被一双无形的命运之手播种,在故乡的田野上落地生根,然后在大地旷野上奔跑。以致很多年来,我常常恍惚地感到在大地的深处镌刻着我成长的烙印,常常用一种厚重而艰涩的仪式感唤醒我再次出发的初衷。


    2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

    盘古创造了天地,又把一切都献给了天地,他累倒后,身体发生了变化。他的双眼变成了太阳和月亮,他的皮肤变成了辽阔大地,他的血液变成了奔流不息的江河……。然后延绵横亘的黄土地上开始四季更迭,春有繁花,夏有雷鸣,秋有硕果,冬有飞雪,一年之中大地泾渭分明,万物休养生息,开始无数次完美的生死轮回。

    一个远古神话传说给予了我们赖以生存大地生命起源的注脚,也赋予大地神秘而厚重的色彩。“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庄子云,天地间最美的东西从来不会张扬,也无需张扬,能否感受它的美,全靠你的内心。

    也许,大地兀自的美出自泥土,由泥土组成大地,大地上便有了从远古飘来的袅袅炊烟,旷野上有了篝火熊熊燃烧的家园,有了荒原和丛林,有了山川与河流,有了牛马与猪羊,有了稻粟与麦菽,天地之间便有了根脉传承的活力。

    于是,我常常在大雨滂沱的深夜沏一壶酽的香茗,独自伫立在窗前,眺望在被黢黑笼罩的大地,聆听潇潇的雨声。苦苦寻觅一种来自于远古或者未来的遥远的呼唤,眼前便出现奇异景象:盘古手持威力巨大的神斧奋力劈向未知的黑暗,庄周在梦中变幻成了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远处,战鼓擂擂中千军万马驰骋在大地上厮杀成一片刀光剑影。

    大地旷野成了一个个历史重要时刻的舞台,生旦净末丑悉数粉墨登场,演绎着人间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千百年来,多少英雄好汉,多少才子佳人,都在帷幕拉开的刹那登上人生舞台,或黯然或悲戚或欢喜或欣然,最终还是伴着一阙黯然神伤的乐曲悄然离场,走向生命的暮年,如枯藁的落叶,无依无靠随风而逝,落叶归根,化为一枚尘土。

    那夜,狂风过后,雨渐渐停了,风声却从大地的胸腔发出沉闷的叹息。深埋在大地土壤里的记忆在大雨后的夜从新唤醒,“大地,你是万物之母。”的声音在耳畔一次次盘旋,那些刻骨铭心的文字便从泥土里挣脱出来,摇曳成世间的一盏灯火。

    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个故事,一个关于金蝉的故事。金蝉在暗无天日在泥土下生长三年,然后从大地深处钻出来,金蝉脱壳后飞上高枝,留下绝唱在天地之间。不由喟叹,大地上的万物经历了千年万年仍然不屈不挠生生不息,大地给予生命的艰辛与伟大,而生命也赋予大地无限的活力与生机。


    3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前几天再读张爱玲的《爱》,却品味到别样的哀伤、冤愁。

    一段“低到尘埃里的爱”的爱恨情仇却没有结果,让世人哀婉唏嘘,婚书上那句“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早已成过眼云烟,胡兰成的不专情,让张爱玲落得满身伤痕。“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一篇短小精悍的《爱》不仅渗透的是人生的无奈,还揉进了生命的等待、爱情的悲叹,而最深的那一道伤痕却定在心上。

    若干年后,等明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寓意,爱不过是生命的一种期待、一笔亮色。我们终会相遇、相识、相知,在大地的某个路口,在旷野的某个驿站,哪怕是一个转身,一次邂逅,一次分离,却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很多时候,我们身处大地却懵懂茫然,无法回首往事,无法想象未来,只是用匆忙的脚步丈量着大地,用生命的芳华点燃继续攀登跋涉的熊熊篝火。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天地缥缈,无欲无求,不忘归路,不畏来路,只能像沙鸥在天地间飘零,静静地渴望无期的等待,然而却无法弥补心灵的创伤,大地的裂痕。望见山,望见水,望不见大地深藏的哀愁与痛楚,望不见旷野弥漫情愫与乡愁。

    “纵是年少风流可如画,却也自成风骨难笔拓。”

    无论是年少轻狂、江湖情深,还是生命至上、爱恨情仇,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各自的路上越走越远,等时光老去,双鬓渐白,驼背弯腰,回首往事,是否还能记得那年你我仗剑天涯的豪情?还能想起诗仙太白在苍茫的大地上送别友人的情景?是否还能想起盘古开天辟地的神力?还能想起张爱玲《爱》中所述的荒野?

    “大地所育,终归大地。”

    30亿年前,我们所生活的地球,大地寸草不生,旷野一片荒芜。而昨日,你驰骋边陲大漠,黄沙漫漫,残阳如血,谁一剑封喉?血流成河。现实与虚幻的故事准备在旷野悄悄上演,大地的根与魂早已把厮杀的大幕拉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