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宋长征:角儿和角儿
    宋长征:角儿和角儿
    • 作者:宋长征 更新时间:2021-03-24 08:37:5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59


    饺子是个很小的角色,有它也可,没它不可。“起身的饺子,落身的面。”我朋友周海亮说完后,闪了一下他诡谲的小眼神。茶壶里煮饺子,心中可是有数。我爱吃咧开嘴的饺子,如果不是也要用筷子插出眼儿,灌点汤水进去。没办法,这是个人特色。

    第一个角儿是戏曲行内专用词,念jue er,小时候去看戏,散场后,见跑龙套的少年趴在地上挨打,屁股上青一块紫一块。老祖母说,看,这可怜的娃儿,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混成个角儿。那少年是我们邻村的,家里孩子多,他是老大,父母狠狠心就送进了戏班子。我听着,叨咕着,当什么狗屁角儿,做啥也不如在老河滩上奔跑,像一阵风。这叫没志气,一个没志气的人果真成就不了大事情,以至于到现在只能留守在乡村一隅,手执青龙偃月刀,做做顶上文章。说白了,就是一乡村理发师。

    第二个角儿念jiao er,就是饺子的意思。饺子的发展历史可谓漫长,一口清水大锅,饺子们扑通扑通跳进去,扑腾了大约2000年时光,到如今仍然没有改变旧时容颜。上文说,饺子起源于三国时期,再确切一些与东汉南阳人张仲景发生了联系。张氏饺子专为药用,就是用擀好的面皮包上一些祛寒的草药用来治疗耳朵生疮。那滋味是不好受,我在风中走,北风呼呼吹,耳朵像被风割掉了一样,初时热而痒,后来渐渐变硬,再后来就生成了冻疮,等到春暖,耳朵成了一张纸,透过去可见遍地春光。

    饺子就是这么来的?我有些怀疑,但为了尊重历史,还是作为饺子发展史的重要一环记录在案。馄饨与饺子形同姊妹,只不过叫成了馄饨之后显得婉约。馄饨适合出现在江南,小桥流水,迎面遇见一个挑着馄饨摊儿的小贩,“馄饨喂——开锅!”就连吆喝声也变得婉约起来。停脚,几只薄皮馄饨跃入锅中,虾皮、紫菜、胡椒面、几滴醋,可以就地解决,吃完一抹嘴,消失在朦胧烟雨中。

    饺子较为正式,也更有北方性情。我们村吃饺子不叫饺子,叫小包子,与大包子相对。但凡用面裹上菜就成了包子。大包子简单,但内容丰富。这要看季节,春天吃韭菜包子、荠菜包子;夏天吃茄子、豆角馅包子;秋天倭瓜馅、笋瓜馅;冬天就换成了白菜馅、萝卜馅,不一而足,甚至有的人家会把春夏采摘的蔬菜入水焯干,放在屋檐下风干,这样在冬天也能吃到春天的味道。

    “形如偃月,天下通食。”是南北朝时期对饺子的美誉。一弯偃月照九州,饺子流传到祖国各地,想来,不管“旧时王谢庭前燕”的王谢还是寻常百姓家,都能吃上一锅热气腾腾的饺子。

    我最喜欢的还是母亲包的韭菜鸡蛋馅水饺。蛋是土鸡蛋,鸡每天下了蛋“咯咯哒”跟在母亲身后要食吃,平日里在老河滩上捉虫子。韭菜长在菜园里,一块巴掌大的菜园子被母亲分割成很多小格子,几行茄子,几行辣椒,韭菜卑微,在夹缝中生存,一场春雨下,青灵灵往上窜,“头刀韭菜二刀肉”,要的就是那股子野劲儿。面当然是自家产的,劲道,被母亲擀成一张纸。

    薄皮大馅是专门用来形容饺子的,如同灵感一词专用于艺术创作,指用不平常的感觉器官而使精神相互交通。就像现在,我把饺子写下,就想起来那个跑龙套的乡村少年。锣鼓开场,我和老祖母在戏台下面看,那少年即便穿了又厚又大的戏装,也能看出双腿打颤,泪珠儿涌出,在甩鞭上马时努力别过脸去,用衣袖擦了擦眼角。

    吃饺子省事儿,至少不用准备炒菜,甭管茄子馅儿韭菜馅儿萝卜馅儿还是芹菜猪肉馅儿,把面和好,放在一边——这个过程叫做醒面,意即将经过揉打的面团放置,苏醒,风过田野,再次吹起连天的麦浪,面就柔软了,细腻了,劲道了,顺滑了。这是一次重要的创作过程,也难怪陆游按捺不住心中诗情,吃一顿野味包子也要作诗,即《食野味包子戏作》:“珍饷贫居少,寒云万里宽。叠双初中鹄,牢九已登盘。放箸摩便腹,呼童破小团。犹胜瀼西老,菜把仰园官。”野居没有什么美味佳肴,寒云万里,不妨吃顿饺子吧。这里的“牢九”实为段成式的汤中牢丸。古时祭礼把牛、羊、豕三牲称之为牢,丸即是使用猪牛羊肉做成的馅料。

    母亲年老后的几年,胃肠不好,有“三高”症状,不食猪肉,吃惯了我给买的萝卜羊肉馅水饺。那家店面很小,原本只是卖米面油,闲来无事,女主人常坐在门口包水饺,后来丈夫出了一场车祸,只能躺坐在轮椅上。我再去时,已经关门停业。说来也怪,我们吃了半辈子母亲包的水饺,到头来母亲却恋上了别人的手艺。也算是机缘巧合吧,借由一只偃月形的水饺送母亲安然离去。

    角儿还是角儿,唱念做打一场戏,说的都是别人的事情。饺子只是水饺,形如偃月,大化万物于方寸之间。


    宋长征,作品散见于《散文》《散文选刊》(上半月)、《散文•海外版》《黄河文学》《山东文学》《滇池》《天涯》《湖南文学》《文学报》《2016中国文学年鉴》等文学报刊及年度散文选本。出版散文集《住进一粒粮食》《一群羊走在村庄的上空》等多部。获山东省第三届泰山文艺(文学创作)奖、林语堂散文奖等多种文学奖项。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