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艾诺依:从一个秘密开始(二)
    艾诺依:从一个秘密开始(二)
    • 作者:艾诺依 更新时间:2021-03-26 08:41:0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507


    5


    莫斯花园的道路两边依旧有许多黑衣人,原来他们不止盯着团队里的外来人员,还要盯着那些传销、涉毒的“工作人员”,这些行色匆匆的人们就像从望天树看去的蝼蚁,假若双目对视,就似乎被烫着似的,立马弹开,视界细细溃动,灵魂赤裸僵硬。

    在莫斯花园整整绕了一下午,允许走到的地方丝毫不敢落下,肚子实在太饿,我信步来到餐厅小芳苑,此时餐厅里只有一个年轻厨师坐在堂中摘菜。

    师傅,能不能煮碗面?我不好意思地打扰道。

    年轻厨师看了我一眼,二话不说进了后厨,没过多会儿,端上来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

    果然是这个“异味”,厨师身上特有的油烟味道。边吃边搜寻,我突然看到菜篮旁摆放的蓝色镜面手表,这下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读高中的时候,我独自在外地,经常去彭晨家里蹭饭,就连生日都是靠彭母煮的一碗阳春面。

    想到这里,我又对师傅说,我有个朋友生病了,胃口不好,可不可以打包一份阳春面。

    好,那你稍等下。

    年轻的厨师略微停顿一下,又极其认真地询问道,你要不要配点酒和菜?

    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谢谢,时间有点赶,下次再尝一尝。

    我笑了笑,或许荆棘多于青草,即使换上新的枷锁,也要发自内心的平静。

    走出小芳苑,望着远方的碧空纤云,我的所有猜测和初判都是对的。

    其实,我是一名刑警。婚礼后,我千方百计辗转联系到了彭晨的父母,才得知彭晨偷跑出来和家人失去联络,父母正在一筹莫展。那时,彭晨的父母并未告知她生病的事,我也不知彭晨和小言之间的种种过往。随后,通过查探她的行程,发现居然来了西南地区,并已经入住莫斯花园的附近。

    莫斯花园的老板经由各方举报已经上了“黑名单”,但是一直以来证据不足,刑事侦查总队已跟踪了解这次大案的进展,我主动向总队长请示要参与行动,只身潜入这个地方。

    为了然于心,我夜以继日描绘了无数张搜集到的地形图,一花一木都不愿放过。几经软硬兼施,总队长终于把请示批准。

    这次时间紧张,行动的代号叫“密室逃脱”,我的伪造身份是自由画家,对这次行动唯一有帮助的是莫斯花园的线人,除了知道线人是女性,其他个人情况一无所知,线人提供的信息是自己已经在老板那里失宠,同时有内部人员处处危害她的生命,希望在这次行动中戴罪立功、减轻处罚,首先要确保我和彭晨的平安无事。

    然而,我不相信任何人,这次行动除了帮忙搜集证据,更重要的是亲自确保彭晨的安全。

    刚到莫斯花园的时候,我以为线人是小语,后来神秘男塞给我的纸条,两次都写得是——您醒了。

    这个接头暗语,思前想后不得不让我注意到管家沫沫。那个看起来冷酷无情、笑里藏刀的女人。为了践行保护我和彭晨的承诺,我和彭晨分开,和团友也未同行的时候,她就会出现,所以她要在房间照顾彭晨,确保饭菜没有问题;她应该也有自己的眼线,才会出现在酒吧,确保我一个人不会出事。那么,危害沫沫性命的内部人员很有可能就是小语。

    沫沫和警方的联系方式是通过年轻厨师,厨师每次外出采购的时候,会把信息传递给菜农,菜农再找机会联系警方。那么给我递纸条的神秘人很可能就是小芳苑餐厅的厨师,刚才的接触也证明了。

    因为我们预留的对接暗号是:要不要来一杯酒?

    线人:“病人不能喝酒。”

    一旦我和厨师正面对接,就预示着准备收网,厨师会去通知警方。

    行动暗号是:要不要配点酒和菜?

    而我答——

    “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6


    我带着打包的阳春面,从园里走到房间,房内却只有沫沫一人在,彭晨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人呢?我急切地问沫沫。

    沫沫面带忧虑地说,小语送来的干花有毒,刚才我告诉彭晨了,我去处理些事情,一眨眼的功夫她就不见了。

    顾不上再听解释,我赶紧跑到小语那栋小洋楼的房间里,沫沫也跟过来了。

    门是开着的,地上的瓶瓶罐罐碎了满地,小语站在一旁,彭晨歪倒在床边。我慌忙过来扶起彭晨。

    你就不该来这里,彭晨。小语冷漠地说,当初哥哥也是来找我,是我的错,他离开人世,可是现在什么都改变不了了!

    彭晨一字一句地说:你简直丧心病狂,给自己的哥哥吸毒!

    我没有!为了让哥哥离开,我什么都愿意做!当初老板只是答应让我多投一些钱,我不知道会这样!哥哥死了,男友跑了,我投资的钱都是借的高利贷,高利贷找到我父母家,父母搬家躲起来连我也找不到,我能怎么办,我能去哪里?

    小语转身看到门外的沫沫,目光中露出凶神恶煞般的表情,是她!就是她!这个坏女人,趁着哥哥昏迷使用毒品“少妇香”!我知道,我一直忍着。老板想通过制毒贩毒挣大钱,我就努力赚钱还钱,早晚挤上这个莫斯花园管家的位置!害怕了吗,地位不保了吧,我要把沫沫慢慢折磨得生不如死!

    小语忽然又神色悲伤地说,只可惜沫沫有制毒的经验,好像发现了我的干花有毒,一点也不起作用,我留了一个方案,就是你彭晨。苍天不负有心人,通过老板的精心扶持,这种干花浸润了特制的精油,闻起来芳香四溢,还有抑制神经的作用,其实是可以慢慢渗入人体的毒药,每一种精油在挥发的时候都会成为最微小的毒源,只会在长期使用后有效果,它就像缓慢成长般,拥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少女晚香。

    彭晨,你说好听吗?

    只有通过你做实验,实验成功才能大量生产投入市场,对于美丽的外表和熟悉的气味,每个人都会产生吸引依赖,你也不例外,你已经闻不出抽的烟里也藏了毒香精了吧?

    那天晚上我把你的烟盒调换过了,没想到第二天你就疯了。你以为你是精神抑郁狂躁症的并发症,在梦游吗?在手心里的小白鼠,怎么能不试试呢?

    啪!我忍不住一巴掌落在了小语的脸上。

    小凤,你不是要和我们合作?怎么样,制毒贩毒集团收入更高,要不要考虑一下?小语挑衅地看着我说。

    小语,我是为了你哥哥的遗愿才来这里的,你应该清楚,现在停止,一切还来得及。彭晨压抑住情绪缓慢地说。

    不要假惺惺地关心我,你应该记恨我,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把你当成了试验品,我才能成功,不然我哪里来的机会一步步爬上去,挣到钱,争夺高管的位置才是我想要的,情感给不了安全感。

    小语慢慢蹲下腰,拾起地上一个碎片握在手里,接着说,我过得好,你们一个个不高兴,难道要我死了,你才高兴吗?

    小语,你先冷静一下。

    虽然我心里已经对小语恨的牙痒痒,但还是先稳定她的情绪。小语,彭晨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你们可以慢慢聊一下之后的事情,怎么解毒?还一定有好的办法。

    无解,这是个闭环,是个死穴。小语耷拉着脑袋。

    毒也好,毒品也罢,如果可以解,谁还会有大量需求呢?小语一边趾高气扬地说着,一边走到彭晨的面前。

    但是——我可以赔一条命给你!小语突然举起手里的碎片。

    小心!一股力量把我推开,我撞到床头,回过神来,彭晨已经夺过了碎片,碎片划伤了手腕,伤口血流不止在她白色的裙子上,瞬间绽放出朵朵晕染的红花,刺人眼膜如梦似幻,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遍布我的全身,好不真实。

    屋内弥漫着腥香,彭晨手撑床角,原本身子就虚弱的她,有气无力地对小语说,每当想起你哥哥临死前痛苦的样子,我就无法独活下去,我没有帮助他,也希望能帮助你,好好活着,世间总会有关心你的人,这是最后一点点想法。

    小语惊恐地望着彭晨,双瞳变得深邃紧缩,表情挣扎仿佛掉入深渊,血红中的黑暗一点点吞噬所有腐败的心灵。

    窗外,突然警车拉鸣的声音响了,彭晨手臂滑落,闭上了眼,我也晕了过去。


    7


    再醒来时,我已经躺在病房了。

    偌大的病房外,是凌乱的脚步和刻意放轻的谈话声。刺鼻的消毒水味,布满死亡的气息,同时也迎来一个又一个新的生命。

    连日来的精神紧绷,让我不得喘息。所有的丑陋和肮脏,终究不过是给希望与美好点缀的花边而已。

    行动指挥长、刑侦总队长前来探望,兴冲冲地对我说,小凤,这次行动辛苦了,年轻厨师报了警,管家沫沫打开的智能大门,酒庄的合伙人也配合我们,提前把这个莫斯花园的老板牵制住了,这些孙子一个都没跑成!行动非常成功,前期我们大量的工作,加上这次小凤现场收集的烟头、干花、录音、影像资料等人证物证,将会起到很大的协助破案作用,最重要的是,这次行动也解救了一批人啊!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病房里大片大片的白,像棉花飞絮的颜色。彭晨告诉过我,棉花不是真正的花,结铃之后便会吐絮纷飞,就像亲人分离,它的花语是珍惜身边的人。

    彭晨曾经还说,你知道救不了自己在乎的人有多么痛苦吗?

    眼睁睁看着彭晨在面前倒下,突然懂了。我宁愿流血,也不想流泪,小时候,流血比流泪疼,长大后,流泪比流血更疼。那些残忍、失去,以及无助到只能以命抵命的绝望,如鹅毛般四处飞溅。

    我不停地碎碎念着,彭晨呢,彭晨呢。

    老公抱着我说,没事了,没事了,只要你还活着,还活着。

    可我未曾看到他背对的面孔,露出了邪魅一笑。

    多年后,我依然在想,那笑容是否还宛若我们初见时,互相望着,五官分明而深邃,唇角微微勾起,黑曜石般的眼睛里藏着柔柔的光,

    生命需要闯过一关又一关,最终才能密室逃脱。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